-

所以長公主這些年,可以說禍害了不少老百姓,就是不知道,等到那些老百姓知道長公主馬上就要倒台之後,這些老百姓會不會高興的放鞭炮慶祝一下。

此刻的長公主如今還在長公主府上,還在做著白日夢呢。

甚至覺得文嬌嬌身懷有孕之後,接下來要做兩手準備。

還買通了一個馬上要生產的婦人,確定人家能生一個男孩,如果門嬌嬌真的冇能生下一個男孩長,公主打算悄無聲息的,然後幫著對方把生下的女孩換成男孩。

這個機會非常的難得,長公主還是希望對方,能夠一下子就坐穩了後宮之主的位置。

長公主的想法還是不錯的,一點都冇有想到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。

無情帶著重兵,直接把這裡給包圍了起來。

說到底這裡還是很熟悉的,曾經無情在這兒不知道住了多久,甚至還在夢想著,其實想著長公主若是不捨得的話,也可以一輩子留下伺候長公主,可以不離開。

然而長公主,冇有對得上自己這份兒難得的孝順,從頭到尾,都是把他們姐妹倆當成了工具。

如果不是皇帝忽然之間換了一個,他們姐妹兩個人,現在都不知道是在誰的床上。

所以說到底,他們姐妹二人從一開始的悲慘命運,就是從長公主這裡而起,長公主成就了他們姐妹二人,也造就了他們二人的悲劇。

“玉葉?你怎麼會在這裡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如今還真是有本事了,怎麼的,得到了皇帝的寵愛,就可以不把本宮放在眼裡了,對嗎?”

讓公主看到玉葉的一瞬間,那可真是吃驚的很,這小賤人居然還敢帶著人,把自己的長公主府全部都圍了起來。

也不知道這小賤人是什麼意思,但是很顯然,這小賤人就冇安什麼好心。

“還在那耍你長公主的威風呢,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了,你說你現在呀,還真是冇有一點本事,而且呢,說到底你這皇宮裡的訊息呀,一點兒都不自然。”

梅鄂姬緩緩的從身後走了出來,都這個時候了,長公主還在那耍著公主的威風,根本就不知道外麵現在是什麼情況。

“你怎麼來了?就算你是皇帝的表妹又如何,你要知道這裡是長公主府,不是你隨隨便便的能闖進來的,而且就算是皇帝來了,那也得給本宮三分薄麵,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?”

梅鄂姬並不覺得自己犯了什麼錯,這些人大張旗鼓的,直接來到長公主府上,而且還把這裡給包圍了。

很明顯是冇給自己麵子,如今哪裡又能咽得下這口氣?

這是一定要有一個交代的,更何況皇宮裡麵還有文嬌嬌呢。

“長公主殿下,你養了我們這麼些年,我是個什麼性格,你應該心裡麵很清楚,您是個什麼性格,我也是很清楚,所以這些年長公主都暗地裡做了什麼,難不成還讓我一筆一筆的給你說清楚嗎?”

無情之道,自己親自的來查長公主府,就是揹負上了一個臭名遠揚的罪名。

到底是長公主把自己養大的,自己親自要帶長公主離開,難免會有人說自己不知恩圖報,甚至還對長公主如此的趕儘殺絕。

其實這些早就已經想到了,隻不過並不在乎罷了,彆人說什麼何必要那麼在乎呢?

“好,你這個小賤人真是冇有想到你竟然能如此狠心,你敢如此對我,你彆忘記當初你和你姐姐,連飯都吃不飽的時候,到底是誰可憐你,把你從人販子的手裡救上來,如今你竟然還恩將仇報,你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?你這個貴妃娘娘還能坐的安穩嗎?”

長公主以為的是玉葉,為了自己的貴妃娘娘之位,然後向皇帝賣好。

也是為了妒忌文嬌嬌,所以打算要對付自己,所以纔會說這樣的話作為威脅。

若是玉葉真的對自己動手的話,到時候整個天下人都會恥笑於她,那麼到了那個時候,玉葉的貴妃之位也是坐不穩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