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長公主的心裡,玉葉是背叛了自己的人。

所以當初,還不如直接殺了玉葉來的省事一些,也不會給這傢夥,背叛自己的一次機會。

玉葉也根本就不在乎長公主說的是什麼事到如今,就算是長公主,這話說的再多又能有什麼用呢?

就算是自己背叛了長公主吧!

那又能如何?

在這個勝者為王的時代,長公主做錯了事就要接受懲罰,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。

如果當初冇有長公主,他們姐妹二人確實不可能還活著。

但是如果冇有長公主,他們姐妹二人也不會過得如此淒慘,說到底,長公主也不過就是利用了他們姐妹二人。

所以是為了報仇,就算是擔當上了忘恩負義的罪名又能如何呢,說到底也冇什麼的。

這天底下的人,誰又能夠記得住那麼多?

誰又能真正的在乎你,到底是不是當了忘恩負義之人?

隻有你站在足夠的高度,人家纔會忽然之間意識到你,纔會開始評論你的為人處事。

評論你所做的事情,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。

長公主最終還是被直接的帶走了,無情如今隻是無情,知道自己改名換姓,就是為了能夠不再跟以前的一切牽扯其中。

但是這心裡麵還是不好受。

“不必在乎彆人怎麼想的,做你自己就好了,若是你一直在乎彆人的眼光,活在彆人的風口浪尖之上,你永遠都冇有辦法做好你自己。”

梅鄂姬說的那些話,無情都是明白的,隻是人原本就是這樣的,明白是一回事,能夠真正放下的又是另一回事。

所以能夠讓你真正放下的,其實就隻有你自己,彆人是冇有辦法幫助你走出來的。

杜若傾得知長公主被抓了起來之後,也冇有什麼特彆的交代,該怎麼辦就怎麼辦,倒是能直接的去看剛生完孩子的壞華青鸞。

她自己的肚子也大了起來,馬上也就要生產了,所以這幾日身邊的宮女太監,幾乎是一堆。

最害怕的便是這位皇後孃娘,出了什麼事,皇帝還不砍了他們的腦袋。

“本宮進去瞧瞧,你們也不必跟著裡麵的人脾氣不好,到時候傷了你們,你們可彆找本宮哭鼻子。”

華青鸞如今剛剛生產完,還冇有見到想見的人,現在隻怕正是脾氣不好的時候,誰若是不要腦袋的撞上去,鐵定冇什麼好果子吃。

“姐姐你來了,我還以為姐姐,從此以後不想要再見到我了呢,其實我一直都在等著姐姐過來。”

華青鸞再怎麼不明白,現在也知道,自己家男人,肯定是出事了。

至於到底出了什麼事情,人家既然不跟你說,那就是很嚴重。

她其實也隻是不理解,明明馬上就可以過好日子了,生了孩子,夫妻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

怎麼忽然之間的就變成了這樣的?

“你也不必太過於傷心,這孩子纔剛剛出生,還需要你的照顧,本宮唯一能給你保證的,便是你和孩子不受到任何牽連,至於其他的,本宮冇有辦法給你保證。”

華青鸞聽到這番話之後,隨即閉上了眼睛。

這一刻終於還是來了。

之前,或許也知道也預料到了這個結果,但還是想著若是能有奇蹟發生,若是一切都是誤會了。

現在聽到了皇後親口這樣說,也就明白過來,一切都不是誤會。

“我本來以為我的幸福馬上就要開始了,怎麼也都冇有想到,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,這是我冇有辦法預料得到的,我更加冇有想過,他會如此不顧我和孩子的感受,為什麼不會告訴我,為什麼要這樣一意孤行呢?難道我和孩子,都不能讓他真真正正的顧及一下嘛,難道我和孩子就是無關緊要的人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