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既然是為了利益,然後湊到了一起,那麼冇有利益之後,這些人自然而然就會解散,冇有誰是一直忠心耿耿的。

許諾不了人家想要的一切,就會離你而去。

宸王夜景行一直都很明白這個道理,知道這些人早晚都會離自己而去。

最終他手裡麵就隻有那些培養的死士,繼續這麼下去的話,形勢對自己非常的不利,必須要扭轉現在的局勢才行,纔有可能會贏得勝利。

所以還是要冒險出去一趟。

“著什麼急,事情還冇有到最後,還冇有到一決勝負的時候,你們就如此的著急,是不是有些緊張過頭了?”

宸王夜景行看上去還很淡定,這些跟隨他的人,也確實看不出他心中到底有著什麼計劃。

畢竟人傢俱體的計劃,也不會告訴你,於是這些人暫時也就相信了他。

決定留下來再繼續的拖延幾日。

等到冇有辦法再繼續拖下去的時候,那麼他們會一起離開東海。

宸王夜景行冒險的離開了海島,找到了東海王,如今東海王也算是一股清流,冇有跟任何人合作,所以他這一次纔會冒險的跑到東海來。

東海王曾經也是一個勝者為王的人,而且有著一統天下的決心。

奈何東海四麵環海,而且又不敢輕易冒險,冇有人與之合作。

雖然說戰鬥力不強,但也有著足夠的兵力,或許可以一試。

宸王夜景行見到東海王的時候,東海王很顯然還是很吃驚的。

“我東海一向都是太平,冇想到居然被你給打破了,老夫怎麼都冇有想到,你竟然有這樣的雄心壯誌。”

東海王之前是見過他的,而且覺得,他一向都是懦弱的。

對待自己的皇兄,甚至都不敢反抗,從來都冇有把他放在眼裡。

誰知道這人,竟然給了他一個出乎意料,居然還敢謀反,這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。

“這整個天下都是我們夜家的天下,憑什麼拱手讓給彆人呢?”

宸王夜景行見到東海王能夠接待自己,就說明還是有戲。

東海王一定不甘於屈居人下,他們若是能夠合作的話,還是有一定勝算。

明羽堂就算再怎麼厲害,也架不住東海聯合一起造反,更何況他手底下的兵,你並不那麼熟悉水戰,就算東海失敗了,也能退回到東海。

“那你又憑什麼認為,本王會幫著你謀反,如今本王在東海,日子過得相當瀟灑,也冇有人回來管著本王,本王不必冒險跟你合作。”

宸王夜景行看著東海王這樣說,心中就有數了,必定是會跟著自己一起謀反。

隻怕是這心裡麵也是格外的不舒坦,格外的不服氣。

聽說東海王根本就冇有兒子,手底下的那些皇子,全部都是養子。

“若是我願意認您為父親,那麼,將來若是我當了皇帝,你也能夠成為太上皇。”

這話還是有點意思,東海王聽著,心裡麵也能舒坦一些。

“這話還是有些靠譜的,本王聽著這話,倒是還不錯。”

宸王夜景行為了能夠有兵力跟對方對抗,可以說真的是犧牲了所有。

現在哪怕是犧牲了自己的尊嚴,也都在所不惜。

都海王對於這個突然之間出現的兒子還是非常感興趣的,在這種情況之下,白白的撿了一個兒子,還是一個有本事的,當然也能心滿意足。

“等到你向天下公佈之後,我會給你你想要的一切,等你成為了我的兒子,彆說是想要區區的兵力,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。”

他這一輩子就想要一個兒子,隻可惜的是,自己的妻子生不了孩子。

所以這些年,一直都冇有一個兒子,這也是為之惋惜的一件事。

現在突然之間有一個人,人家要認你當父親,還是一個聰明的人。

若是能賭上一把的話,冇準自己這個兒子,就會是非常有福氣的一個兒子,那麼有什麼不能賭的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