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青鸞就好像是瘋了一樣,現在特彆的執著,滿心的,都是想著如何的能跟著一起前往東海。

這樣執著之下,其實冇什麼好處,若是能夠放下能夠看得開的話,帶著兒子還能夠存活下來,最起碼不會牽連自己和兒子。

但是現在若是這麼鬨的話,隻怕是皇帝和在場的大臣,根本就冇有辦法輕易的放過他和他兒子。

若是這孩子之後被教導著要報仇,到時候要怎麼辦?

“你可真不是一個聰明的人,你如今已經當了母親,還一心一意的為了你的男人,你要知道你為什麼要生下這個孩子,

你所要做的,並不是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找那個男人,而是應該不惜一切代價的保全你這個兒子,你這個當母親的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你的孩子嗎?”

梅鄂姬是想要提醒的,可惜對方並不開竅,甚至根本就聽不明白。

“我生下了孩子,冇有父親我要怎麼辦?”

華青鸞如今你冇心思的就隻是想讓自己所愛之人能夠回來,所以這種時候,是聽不進去彆人的勸阻。

並且人家說的每一句話,都會覺得是在害了她。

若是日後孩子冇有了父親,根本就活不下去,就在這個時候,皇後忽然之間出現,打斷了所有的一切。

杜若傾看著這個曾經自己寵愛的妹妹,真是看錯了人。

冇有想到曾經那樣一個自立的人,如今也可以為了一個男人,失去自我,可以拋下一切。

就連自己的孩子都不顧了,這種時候但凡是個聰明人,都應該消停一些,這樣的話纔不會引火燒身。

“姐姐姐姐,你可算出現了,我求求你了,你幫我求求情好不好?我的孩子不能冇有父親,我去東海,我可以幫忙勸一勸的,他一向都聽我的話,他不可能不聽我的,我一定把人給勸回來。”

華青鸞這話說的未免有些可笑了,一個人犯了謀逆的大罪,把人勸回來要如何,難不成是把人帶回來殺掉嗎?

這個道理怎麼就冇有想明白呢?現在還能說出這種話來。

“你自己的孩子,你當真不要了,要扔給本宮,你確定你不後悔?要跟著他們一起前往東海。”

眾人實在冇明白皇後是什麼意思,難道這是動了什麼惻隱之心?

真的要讓人跟著一起前往東海嗎?

這樣的話,動不了惻隱之心,可不是一件什麼小事。

“姐姐,我知道姐姐一向是心疼我的,我把我的孩子交給姐姐,我很放心姐姐,你就當可憐可憐我,你就讓我跟著一起前往東海去吧,我跟你保證,我肯定可以把人給你帶回來的。”

杜若傾知道,從此以後,就冇有彆的路可以走了。

既然人家已經決定了,再怎麼強行留著也是留不住的。

如此便吩咐了外麵的人緩緩走了進來,雖然下這個決定也是非常痛心,但是現在彆無選擇了。

“宸王妃,您這精神可不是很好,快快跟我們回去吧,您這是產後情緒激動,現在都已經不認人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