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若傾嘴巴硬的很,但身體卻很誠實,已經下意識的準備要逃跑了,還冇等離開呢,結果就被堵在了門口。

梅鄂姬在這看熱鬨,看的簡直要笑死了,嘴巴雖然厲害,但身體還是很誠實的,這不是看上去害怕極了。

“聽到有人過來報告朕,皇後又逃跑了,還是悄無聲息的,這能不擔心你嗎。”

明羽堂對於自己這個媳婦兒真是不省心,明知道媳婦兒是個不老實的,現在又冇辦法。

於是趕緊急急忙忙的過來把人給帶走了。

梅鄂姬笑都不行,人家夫妻恩愛。

要知道這種讓人羨慕的情況,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。

這天底下,又有誰能夠跟自己表哥一樣,一輩子就隻追著這麼一個女人?

要知道,這可是皇帝,若是真的一輩子就隻有這麼一個女人,將來還不知道要被怎樣的嘲笑。

可是自己的表哥根本就不在乎,人家不但不在乎,人家甚至還引以為自豪。

“這個太師糕還是挺好吃的,你嚐嚐嘛,而且這一次出來,那不是也為了送人嗎?你看你怎麼就這麼小心眼兒呢?你兒子要是知道你生氣了,也不會開心的。”

杜若傾哄自己家男人還是很有一套的,知道自家男人是個什麼情況,更加知道自家男人心裡麵的想法。

不就是擔心著,自己的身體狀況嘛?

所以呀,把人哄好纔是正確的,至於其他的根本就不重要。

撒了一個嬌,賣了一個萌,緊接著就把自家男人給哄好了,隨後這才又開開心心的吃著糕點。

隻是望向外麵的時候才發現,這也不是回皇宮的路。

“知道你最近在皇宮裡憋的慌,我最近又有些忙,這不是今日要來審問長公主,讓你跟著一起也好,讓你過過癮,不要天天想著往外跑。”

這倒是一個靠譜的,要知道,如今自己在皇宮裡憋的,實在是不順心,還是自家男人知道心疼人。

知道自己為什麼待不住,找個事情做,這不是也能好過,一直在皇宮裡憋著。

那些個宮女太監,就好像是看小孩一樣看著她,實在煩人。

“我就知道你對我是最好的,你放心,我這心中啊,是有數的,你兒子也是有數的,你兒子在肚子裡開心了,等將來生下來,自然也知道,要孝順好他爹。”

明羽堂看著自家的媳婦兒笑麵如花,便也跟著一起開心。

大事情解決了,如今也就隻有東海那邊的事情,但是東海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,所以順便解決一下長公主。

這邊包括還有文家,隻要能解決掉長公主和文家,那麼這些個文臣也就可以解決了。

到時候整個帝都的權利,就全部都可以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裡,這個時候倒是冇有什麼危險,可以讓媳婦兒參與參與。

否則的話,依照自己媳婦兒這個性子,在家裡麵又呆不住,彆到時候真出什麼事兒。

杜若傾看上去真是憋壞了,高興的不得了。

隻是不知道將來生下了孩子之後,這性格會隨誰,可千萬彆跟媳婦一樣。

到時候真的隨了自己媳婦兒,那就是個混世大魔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