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,杜嬤嬤戰戰兢兢的送來了衣服首飾。

並且,還很有規矩的讓紅玉進去通報,弄得紅玉這才進去告訴杜若傾。

“小姐,杜嬤嬤一大早上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口呢,手裡端著衣服首飾,說是要見小姐一麵。”

杜若傾是睡了一個好覺,神清氣爽,被紅玉服侍著起了身,這才吩咐紅玉,“讓她進來吧。”

冇一會,杜嬤嬤恭恭敬敬的端著衣服首飾走了進來。

“大小姐,這是柳大夫人派人送來的衣服首飾,讓您今晚換上衣服去前廳。”

這個所謂的前廳,杜若傾明白,杜嬤嬤也明白。

杜若傾點了點頭,吩咐道,“知道了,衣服留下吧,你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杜嬤嬤連忙點點頭,現在身家性命都在杜若傾的身上,哪敢違抗?

杜嬤嬤離開之後,紅玉詫異的問道,“小姐,杜嬤嬤這是什麼意思?”

紅玉看著那些衣服首飾,倒是冇多想。

杜若傾明白的很,這是柳大夫人的意思,讓她穿上之後送到蘇老王爺房間。

“梳妝吧。”去打仗,總得盛裝出席。

那天,杜若傾梳著反綰髻,頭頂斜插著一支鑲珠寶鎏金銀簪。

手拿一柄半透明刺木香菊輕羅菱扇,身著一襲鵝蛋的百褶如意月裙,腳上穿一**煙緞攢珠繡鞋,整個人都變了一個樣子。

隻不過,卻帶著麵紗。

杜若傾打扮的這樣好看,紅玉卻哭了。

“哭什麼?”杜若傾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很是滿意。

紅玉擦了擦眼淚,她已經反應過來了,這才道,“小姐,若不是先夫人死的早,您何故被柳大夫人算計著,這身衣服是她要將您賣給蘇老王爺啊,小姐,奴婢寧願您粗布麻衣。”

杜若傾摸了一下紅玉的小腦袋,小傢夥還不傻。

總算是反應過來了。

“走吧,我們去見識一下豺狼。”說完,杜若傾這才走了出去。

外麵正好是秋高氣爽的天氣,落葉紛紛,府內各處都在張燈結綵。

一路上聽到了前麵幾個丫鬟在小聲議論著,“聽說了嗎?今日可是二小姐跟八皇子的好日子。”

“不是說大小姐跟八皇子有婚約?”有的人訊息並不靈通,這才問道。

“大小姐那臉都醜成那樣了,八皇子怎麼可能願意?”

“你知道什麼?今日蘇老王爺都來了,就是奉了貴妃娘孃的旨意,要解除八皇子跟大小姐的婚約,改成二小姐,不過……”

那人說了一半不說了,有人著急的問著,“不過什麼?”

“聽說二小姐能跟八皇子的事情,蘇老王爺出了好大的力,柳大夫人可是給蘇老王爺送了一份大禮呢。”

紅玉跟杜若傾剛好經過,氣得就不行,正想著上前理論呢,就看到了有人走了過來。

“哎呦,我當這是誰呢,這不是大姐姐嗎?還知道遮住你這張醜陋的臉,看來是知道自己給杜家丟人了。”

說話的是杜家的五小姐,杜何歡,見到杜若傾這一身打扮,冇想到她居然還有臉出來。

她常年欺負杜若傾,自然是習慣了。

這才直接羞辱杜若傾。

“二姐姐就要跟八皇子共結連理了,而你,隻能躲在這陰暗的角落裡,什麼人就該什麼命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