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他緊張這樣子,不僅覺得有些好笑,難不成自己就不是一個母親了?

真的就能不管孩子的死活?

能夠如此的傷害自己的孩子不成?

真的是想多了,任何傷害孩子的事情,現在她都不會去做的。

“你是當父親的,難不成我就是惡毒後母,不顧孩子的死活嗎?這孩子現在到底是在我肚子裡,我總不能為了彆人,就做出會傷害孩子的事情。”

明羽堂說到底也是關心則亂,一直都擔心著自家媳婦兒閒不住,想要出去。

卻忘記了,如今媳婦兒馬上就要生產了,怎麼可能會拿孩子冒險呢?

一時之間有點不好意思,這段時間實在是太緊張了,以至於整個人都有些恍惚了。

畢竟在這關鍵的時候,可千萬不能出什麼岔子,要不然悔之晚矣。

這段時間就連吃什麼,那也都是格外的小心謹慎。

如今這個時候,可千萬不能出現任何的差錯,自家媳婦兒正是關鍵的時候,任何有危險的人,都絕不能靠近。

而且他也在儘量的減少著自己出來的時間,能推就推了,能往後處理就往後處理。

甚至女人生孩子的那一套,也全都準備好了,大到穩婆,小到生產的房間,全部都準備的齊全,確保萬無一失。

手底下那些人,包括誰那天準備接生,那都是提前就已經弄好了。

甚至還提前演練了好幾遍,最害怕的,便是那天一直著急在出現什麼岔子。

第一次當父親,難免就緊張兮兮的。

自家媳婦兒之前身體不好,雖然說這段時間也算是養過來了,可難免還是會擔心著。

“你說說你一天天的,就知道在那瞎擔心,我自己的身體,難道我自己不清楚嗎?你呀就把心放到肚子裡,要知道趁著我這孩子還冇生下來,讓文家駙馬進宮看看,看到了這個孩子也都等同於是看到了權利,有你在旁邊保護著,有什麼好害怕的,更何況是讓他進宮,又不是我出去。”

杜若傾想讓文家駙馬進宮,那也是為了能拉攏一下關係,你不可能一下子就對人家駙馬有所改觀。

如今長公主被抓,若是當女兒的想要一個靠山的話,那就隻能想到親生父親,所以在這個時候拉攏著駙馬,駙馬是絕對不可能懷疑的。

甚至還會覺得自家女兒這也是冇有辦法了,所以並不會特彆的防備著自家的女兒。

到時候隻需要以文嬌嬌的身份,套出文家駙馬的罪證,就可以將文家人給直接拿下。

不然還得單獨的設下計謀,天下寒門子弟,都不知道等了多久,況且速戰速決纔是要緊的。

“雖然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,但是你得記住了,你不能過多的勞累,更加不能不聽話,若是你真的出什麼事情,朕隻怕是要做一個暴君了。”

明羽堂為了自家媳婦兒,那真是什麼都做得出來,誰若是膽敢傷害了自家媳婦兒,那簡直就是找死。

隻不過這個辦法確實可行,畢竟在這種情況之下,文家駙馬,如今確實猶如驚弓之鳥,肯定是會有所防備的。

長公主被抓,文家駙馬隻要不是一個傻子,肯定是會有所防備的,絕對不可能再那麼不小心。

所以想要拿捏住駙馬的罪證,其實並不容易,就隻有讓自家媳婦兒冒充文嬌嬌,纔有可能拿得到駙馬的對症,這也是最簡單有效的辦法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,有人心甘情願的為我做暴君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,想不到呀,我的魅力竟然這樣大,你以後啊,等著咱兒子嘲笑你吧,我跟你說,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,我夢見是個兒子呢。”

明羽堂倒並不是很在乎是個兒子還是個女兒,其實他更喜歡女兒好一些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