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您怎麼能這樣說我們的女兒?曾經也是那樣的乖巧聽話,如果不是長公主那個賤人,我們的女兒又怎麼會落得這樣淒慘的結局?如今你如此寵愛著文嬌嬌,有冇有想過,我們的女兒以後要怎麼辦?”

大夫人根本就放不下他的女兒,到現在都還待字閨中。

毀了容貌的女人,誰又能夠喜歡?

所以自己的女兒,這輩子隻怕都嫁不出去了。

可憑什麼文嬌嬌能夠得到幸福?自己的女兒卻要落得這麼淒慘的結局,說什麼都咽不下心中的這口怒氣。

如果文嬌嬌懂事兒的話,願意幫忙,冇準兒自己的女兒還是有一絲希望的。

所以大夫人今日能說這樣的一番話,終歸到底,那也是希望著文嬌嬌身為皇帝的女人,能夠儘可能的幫幫忙。

隻是幫幫忙而已,幫著自己的女兒,找到一個合適的夫婿,這樣的話,自己的女兒就可以嫁出去了。

這樣一想的話,於是乎,這才說是要進宮去看望文嬌嬌,心裡麵打算的,是為了讓文嬌嬌幫著自己的女兒罷了。

杜若傾正在坐月子,誰都不見是一直等到月子做完了之後,文家駙馬才得以進入皇宮。

大夫人心裡麵壓著火,但是當著彆人的麵也不好發作,一直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之後,這纔開口。

“在你父親的麵前,你如今這架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,你得知道在整個後宮之中,你若是不依靠著你父親,那麼你就再也冇有孃家。”

大夫人實在是看不慣對方這麼趾高氣昂的樣子,所以纔會開口教訓著。

並且同時也要讓文嬌嬌知道知道,並不是真的生下了孩子,就可以保全一輩子

這有些人啊,到底能不能得榮華富貴,還是得看命運的安排,老天爺讓你能有榮華富貴,那麼你纔能有。

若是老天爺不容許,你這輩子的榮華富貴,都不太可能實現。

文家駙馬在一旁就隻是聽著,一句話都冇有說,很顯然也是讚同自家夫人說的話。

也是覺得自家女兒的排場,是不是有些太大了?

要知道自己可是自家女兒的父親,可是你看看這個排場?

冇有宣召的旨意,甚至你都不能私自進來,憑什麼呢?

要知道自家的女兒,小的時候那也是在自己手底下長大的,如今竟然也能變得這麼趾高氣昂,這是絕對不容許的。

也要讓自己的女兒知道知道,若是離開了這個當父親的,還能有什麼跟皇後抗衡?

難不成就單單隻憑著一個孩子嗎?

在這後宮之中,就隻有一個孩子,是絕對不可能站穩腳跟的。

所以還是要依靠著孃家不是嗎?

還得依靠著自己這個當父親的,既然他們是唇齒相依,那就誰都彆趾高氣昂的。

大傢夥一起同心,才能夠有榮華富貴,若是大家不同心,乾脆誰都彆得榮華富貴好了。

“本宮原以為,父親是要給本宮做後盾的,卻不曾想,父親是來教訓本宮的,陛下之前跟本宮說,讓本宮做東宮的皇後。”

聞嬌嬌一開口,那就是勁爆的大訊息,要知道這東宮皇後可冇有那麼容易。

若是自家的女兒真的做了東宮皇後,那就證明,皇帝是有意想要有東西皇後之分,自家女兒這不是要飛黃騰達了嗎?

真是想不到:自家女兒到底走了什麼樣的運氣,竟然能遇到皇帝這樣的人?

如今終於知道,皇帝已經被自己的女兒迷得團團轉。

文家駙馬又開始動搖了,畢竟若是女兒當了皇後,那麼整個文家也會跟著一起沾光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