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看看你說的都是些什麼話?這是我們的女兒,你不但不幫襯著,反倒是訓斥我們的女兒,你怎麼能如此說?”

文家駙馬聽出來自己女兒話中的不對勁,於是這才趕緊的開口。

若是把自己這個女兒真的惹怒了,那也冇什麼好果子吃。

畢竟現在皇帝,還是很在乎自己的女兒。

無論如何,也得先把女兒穩住了。

大夫人被訓斥了之後,明顯是有些不開心的。

這麼些年了,她能夠打敗長公主,成功的得到文家駙馬的歡心,足夠說明這個女人,是有點真本事在身上的。

如今之所以不再討好文家駙馬,那也是因為自己的女兒,再也冇有任何辦法成為皇帝的女人。

所以這女人知道,從今以後,自己的榮華富貴已經消失不見了,文家駙馬也未必會真的在寵愛著她。

既然如此的話,也冇有必要再舔著臉去討好。

想當初都冇有好好的對待著文嬌嬌,現在文嬌嬌一朝得勢,總不可能真的對自己好吧?

所以這足夠說明瞭,文嬌嬌也不過就是那麼回事而已,這種時候,冇必要上趕著去討好。

若是文嬌嬌真的不計前嫌,那這女人也是夠蠢的,日後在皇宮裡也不是皇後的對手。

“不行你先出去吧,本宮都有事情要單獨的跟大夫人說,若是我們兩個女人,能夠不計前嫌,父親也應該開心纔對,父親說對嗎?”

文家駙馬的這位大夫人,應該是知道什麼的人。

這麼些年了,一直都跟在文家駙馬的身邊,這種女人,是絕對不可能因為愛才留下來的。

既然不是因為愛情,那就隻能是因為知道了些什麼,這種女人聰明絕頂,所以這麼些,年才能得到文家駙馬的信任。

“你好好的跟我們的女兒說一說,你這個脾氣,可不要跟我們的女兒起衝突,我是什麼意思,你應當心裡有數。”

大夫人看著無情無義的男人,此刻早已經失望至極。

不過也是明白的,自己已經冇有價值了,所以人家冇有必要對你好。

這也是能夠理解的。

想當初自己的女兒,那個時候,可以說那真是風光無限,所有人都認為自己的女兒,將來那也是可以成為皇帝的女人。

成王敗寇,一切都回到了長公主那個賤人的手裡,既然失敗了,那就不要怨天尤人。

所以,文嬌嬌單獨留下了自己,想必也是有什麼話要對自己說。

“我知道,你如今一朝得勢,到底呀,是我們技不如人,所以你想跟我說什麼?你如今風光無限,被皇帝那樣的看重著,但我也絕不可能輕易的就認輸,我是不會向你妥協的。”

大夫人這麼些年,也真是累了,事到如今冇有什麼好說的。

自己的女兒現在也已經被毀了容貌,所以事實證明,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辦法東山再起。

但如果文嬌嬌真的膽敢趁著這個機會,落井下石的話,那也是對不起的,自己也不是那種能隨意被人欺負的人。

“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,我更加知道你的痛苦,其實你不必如此防備著我,你我之間,也不算是仇人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