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夫人聽到文嬌嬌這話,簡直是有些驚呆了,什麼叫做不算是仇人?

他們之間要不算是仇人,那還能算是什麼呢?

兩個女人之間,就冇有不是仇人這一說。

文嬌嬌這個小賤人,該不會是想什麼陰毒的法子算計著自己吧?

畢竟文嬌嬌小的時候,那可是差一點被自己給弄死,如今這個小賤人單獨留下自己,彆再找什麼陰毒的法子陷害自己,到時候隻怕是百口莫辯,這裡又是人家的地盤。

“大夫人你是不是想的有些太多了,要知道,你如今對我已經冇有任何的利用價值,我算計你又有什麼用呢?就算你被五馬分屍,於我而言又有什麼意義?”

杜若傾憑藉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,讓大夫人徹底的有些迷茫了,不知道她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
“那你單獨留下我又想要做什麼呢?我實在有些看不懂,以你如今的身價,有皇帝的寵愛,你根本就不可能費儘心機的對付我,所以你單獨留下我,是想要跟我說些什麼?有話不妨直接說,我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。”

大夫人相信,文嬌嬌是絕對不可能留下自己來敘舊的,那麼就隻有可能是找自己有要緊事。

到底是什麼事,還冇有猜清楚,但文嬌嬌應該是有什麼彆的事情要說。

既然是有事情,倒不妨直接說,這麼拐彎抹角的,反倒是讓人有些摸不清楚頭腦。

“我倒是喜歡大夫人這直爽的性子,其實你害怕本宮陷害你,無非就是本宮小的時候,你對本宮非常的不好,甚至從來都冇有管過本宮的死活,

但這件事情,本宮並不怪你,說白了,你又不是本宮的親生母親,憑什麼管著本宮?”

大夫人聽的文嬌嬌如此直白的話,一時之間還在思考著,這小丫頭片子到底想說什麼?

畢竟以文嬌嬌如今的身份,確實冇必要跟自己示好,那隻有可能是找自己有事兒。

拐彎抹角說這麼多,趕緊說主題行了。

“大夫人其實本宮真正恨的,是本宮那個冷血無情的父親,

你可以不管本宮,但本宮的父親那可是親生的,卻能眼睜睜的看著本宮淪落至此,甚至從來都冇有想起過本宮,

所以本宮對這個父親失望至極,今日是希望大夫人能夠幫忙,若是大夫人願意指正本宮的父親,那麼本都會給大夫人一筆豐厚的銀子。”

大夫人終於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了,合計著這擺明瞭就是想要讓文家駙馬徹底的垮台。

有這樣的一個女兒,還真不知道是福是禍。

老傢夥還在那兒做著美夢,殊不知他自己的女兒,一心想要置他於死地。

隻不過,大夫人還在思考著,這件事情對於她自己來說,究竟有冇有什麼好處?

應該這樣做,還是說要把這件事情,去告訴文家駙馬。

杜若傾其實想要的,不過就是大夫人的猶豫。

隻要大夫人猶豫不決,那就說明,大夫人的手裡麵,確確實實是有著文家駙馬的罪證。

不然的話,大夫人又憑什麼猶豫不決呢?

肯定就一口回絕了。

既然大夫人的手裡麵,確確實實是有文家駙馬的罪證,這就好辦的太多了。

畢竟這樣的女人,對於文家駙馬根本就冇有愛,有的就隻是利用。

隻要是利用冇有真心,那麼讓一個女人出賣一個男人,這實在是太容易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