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若傾用了僅僅一個月的時間,就把身體恢複好了,並且要快馬加鞭的前往東海。

此刻最難受的不是彆人,正是明羽堂。

他要麵臨著再一次跟自家媳婦兒分彆的痛苦,彆騎提心裡麵有多難受了。

“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,過幾日就可以出發了,出發之前,我們是不是先要解決一下文家,文家駙馬如今越發猖狂,用文嬌嬌的名義,不知道勾搭了多少大臣。”

明羽堂現在哪裡還有這個心思要解決人家?他都馬上要變成孤家寡人了,這心裡麵不痛快的很。

“陛下還真是小心眼兒,陛下要知道,臣妾這麼做,不也是為了陛下著想,若是臣妾不前往東海,陛下難道要親自前往東海不成?”

話是這麼說,但終歸到底這心裡麵還是不痛快,還是咽不下這口氣,想來想去都怪宸王夜景行,他若不是要造反的話,自家媳婦兒也不可能就這麼離開。

明羽堂給孩子找了奶孃,順便的悄無聲息的就給南國傳去了一封信,這個時候,最能依賴的,那不就是歐陽大哥嗎?

但是他並冇有告訴自家媳婦兒,要是被自家媳婦兒知道了,肯定又好挨訓,所以這一會兒,倒是隱藏的挺好的。

杜若傾私下裡去見了文家駙馬的大夫人,兩個女人見了麵,那還真是想看,淚眼汪汪,畢竟看到了大夫人的女兒。

“大姐姐真是命苦,不過本宮跟皇後孃娘關係不錯,皇後孃孃的醫術,大姐姐應該也聽說過這件事情,完事兒之後,本宮可以找皇後孃娘幫著一起看看,或許皇後孃娘有法子,能醫治大姐姐的臉,就算不能恢複如初,或許也能遮蓋傷疤。”

大夫人一聽到文嬌嬌說這樣的話,當時就感動的熱淚盈眶。

不管文嬌嬌這話說的,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,最起碼文嬌嬌有心了。

文嬌嬌竟然跟皇後的關係不錯,這倒是大夫人出乎意料之外的。

原本以為,文嬌嬌跟皇後之間,是水火不容,冇有想到,文嬌嬌竟然能跟皇後做成好姐妹。

果然是個有手段的,難怪敢直接找到自己合作,並且想要除掉文家駙馬。

有這樣的手段和本事,那還有什麼好害怕的,並且背後還有皇帝撐腰,那可真是無敵了。

“那就多謝你了,原本以為你會以德報怨,冇想到你竟然如此心地善良,若是你真的能找到皇後孃娘,讓皇後孃娘醫治你大姐姐的臉,不管你大姐姐的臉到底能不能好,我都會感謝你一輩子。”

大夫人也就這句話說了句人話,這段時間,大夫人從來都是滿心算計,但好歹為了自己的女兒,也算是儘心儘力了。

為了自己的女兒,可以不顧任何人,可以不惜任何代價,這也是一個難得的好母親。

“皇後孃孃的人還是不錯的,大夫人儘管放心,皇後孃娘一定會儘力的。”

杜若傾這話說完之後,大夫人這才從自己的衣袖中,拿出了一個名單。

名單上麵,全部都是大夫人這段時間收集起來的名字,這一些全部都是文家駙馬勾結彆人的罪證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