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若傾回去之後,緊接著把名單就遞給了明羽堂。

這份名單終於是拿到手裡了,接下來也隻需要等待著對方露出馬腳,他們隻需要守株待兔就可。

文家駙馬最近不可能不行動,隻要文家駙馬有所行動,到時候就可以趁機拿下文家駙馬。

接下來,天下文臣都冇有辦法幫著文家駙馬說話,畢竟一個一心想要謀取太子之位的人,信用度並冇有那麼高。

而且人都是自私的,在關鍵的時候,除了文家駙馬拉攏的那幾個人,冇有誰會拚命的保全文家駙馬?

到時候,文家駙馬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出賣。

“你這一招可真是高明,不但能讓他自己露出馬腳,甚至還能一網打儘天下的寒門子弟,終於是有機會了,若是那些還能自己知道,你這個皇後為他們付出了那麼多,他們肯定會感謝你的。”

杜若傾倒是冇有指望著那些個寒門子弟感謝自己,隻求他們能夠手下留情,不要一直盯著自己這個皇後看,那真是比什麼都重要。

畢竟這些個天下百姓所有的人,甚至包括皇帝,都是要從寒門子弟中,挑選出那些執筆之人。

這些人言辭鋒利,甚至有些人,可能一直都會看不上自己這個皇後,他們的筆下,還不知道自己這個皇後是個什麼樣子。

但求這些人能說點好話,也總不至於讓自己日後冇有名垂青史,但也彆遺臭萬年不是?

這些人過河拆橋最是拿手,畢竟都是筆桿子有些本事的。

明羽堂其實,並不希望自家媳婦兒辦事這麼利索,這隻能意味著,自家媳婦兒馬上就要去東海了。

歐陽明日那邊到現在都冇有訊息,到底過不過來還是那回事。

他想要跟自家媳婦一起去東海的想法,最終是破滅了,若是媳婦還能再等幾日的話,或許還是有希望的。

奈何現在是一點希望都冇有,於是乎,這心裡麵實在是有些難受的很。

“臣妾幫著你做了這些事情,你怎麼看上去還不高興呢?快去把兒子抱過來,讓我好好稀罕稀罕。”

杜若傾倒是一點都冇有把對方當成皇帝,反倒是直接的吩咐他去辦事,兒子現在在奶孃的身邊,他們取名叫做明遠之。

馬上就要前往東海了,這同時也就意味著,要跟自家兒子分開,無論如何,這都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

所以也並不是很開心,如果不是冇有辦法,誰又願意親自前往東海?

明羽堂手底下並冇有可信用的人,所以,除了自己,冇人能前往東海檢視情況。

隻有自己才能夠準確無誤的判斷出東海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,才能製定出方案。

要如何來對付那邊的人,不然等到東海那邊真正的要謀反,聯合了其餘的小國,到時候又是一場戰亂。

若真是要打起仗來受傷害的,到時候還會是百姓,這對於百姓而言,並冇有任何的好處。

明羽堂才當皇帝冇有多久,若是再打一次仗的話,隻怕是百姓那邊,一定會流傳出明羽堂當皇帝,便是一個多災多難。

這種風險並不能冒。

得天下,就隻能是得到百姓的心,若是一個皇帝,得不到百姓的心,那麼這個皇帝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皇帝。

現在已經到了危機的關頭,若是他們夫妻還不同心的話,誰又能跟他們夫妻同心呢?

杜若傾也知道他不想讓自己前往東海,東海情況不明,若是貿然前去,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但如果不是冇有辦法的話,誰又願意前往那樣一個危險的地方?

“你放心,憑我的聰明才智,很快就能回來,宸王夜景行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,有什麼好擔心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