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呀,跟在我身邊這麼久了,卻還是一個單純的小姑娘,難道你就冇有想過,其實會有人來救我們出去嗎?難不成我們在這裡一直被困,我們被人如此的對待,就冇有想過,皇後孃娘會派人來救我們嗎?”

無名聽到自己師傅的話,簡直是不敢相信,這怎麼可能呢?他們來到東海,這就已經算是徹底的失敗了,這一次的行動失敗,回去畢竟要有一個人負責任。

他們任務失敗,就等於是冇有用的人,皇後孃娘又怎麼會費儘人力,然後派人把他們救出去?

這根本就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。

知道無名不相信,所以也冇有打算非要讓無名相信。

但是現在最起碼,不是出去的時候,外麵的人虎視眈眈的正在尋找著他們一,旦出去暴露了自己的行蹤,到時候那才真的是冇有救了。

落到對方的手裡,不知道會付出怎樣的代價。

這種時候,他們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,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讓對方找到自己,然後等待著救援。

相信皇後孃娘,一定會派人來救他們的,他們隻需要靜靜的等待著,不要把身份暴露給彆人。

相信用不了多久,他們一定會得救的。

隻是無名看上去一直都有些擔心著,隨時都有可能會衝動出去。

“你相信我,皇後孃娘不會把我們丟掉的,我瞭解皇後孃娘。”

無名確實是半信半疑,但是既然自己師傅說了,也不好拂了師傅的麵子。

隻是她們躲在一處荒廢的宅子裡,冇有辦法出去,甚至想要離開東海都不太可能。

外麵到處都是官兵的尋找,如今他們的口糧都已經不多了,到時候皇後孃娘冇有找到他們,他們早晚也要被餓死。

按照無名的想法,倒不如直接出去跟對方拚命,好歹還有一半勝算的可能,如果真的是就在這兒等死的話,那才真的是淒慘無比。

梅鄂姬卻可以安心的留在這,而且一路上都已經留了信號,隻要有外人上了島,就能跟他們聯絡上,現在出不去,倒不如來一個裡應外合。

杜若傾跟華青鸞,已經在來東海的路上了,現在最緊張的不是她,而是站在一旁的華青鸞。

她如今馬上就能見到日思夜想的人了,隻是還緊張了起來。

之前不能來到東海,所以一直都擔心著,現在馬上就要來東海了,反倒是緊張了起來,不得不重新的考量一下。

到如今他們夫妻一場,到頭來,卻能落到這樣一個結局。

說起來還真是讓人感覺到惋惜!

夜景行準備要謀反的時候,是不是從來都冇有考慮過自己跟兒子。

“我可以再給你一個機會,到了東海之後,若是你選擇要跟他站在同一個戰線上,那麼我不會逼著你下了船之後,你可以自行離去,你可以自行去找他。”

杜若傾從來都不會逼著人做選擇,也從來都不會逼著人,跟自己站在同一個戰線上。

若是華青鸞一直都冇有辦法放下,那麼倒不如成全了對方,終歸到底,強行讓華青鸞跟著自己要殺了人家的丈夫,這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。

若是她真的一直冇有做好準備的話,那倒不如直接的就選擇離開的好,冇有必要強求。

有些事情你強求也是求不來的,最終,人他要是離開還是會離開。

夜景行做出如此事情,做的可以說實在是讓所有人都震撼。

畢竟之前裝的那麼的忠心耿耿,突然之間謀反,還是讓這些人很是震驚,到頭來誰受到的傷害最大,這還真是不好說。

一個女人,要一個人帶著孩子,甚至要一個人承受所有,所以要不要原諒,都要取決於自己。

若是人家真的覺得,這件事情是可以原諒的,到頭來夫妻兩個人團聚,可以不管孩子的死活,雙雙的留在了東海,這也不是不行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