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八皇子來了,奴婢見過八皇子!”

梅三娘趕緊大聲行禮,杜若傾在屋內得知了八皇子來了。

她雖然不知道明羽堂為何突然之間選擇自己,但她知道,自己一定不能選擇八皇子。

經過昨晚大鬨,雖然柳大夫人失了寵,再也不能在杜家興風作浪,但八皇子也不可能在選擇杜舞媚了。

這麼下去可不行。

八皇子進來的時候,杜若傾正好穿上了披風,準備往外走呢。

“杜大小姐這是要出去?”八皇子有些詫然,杜家的事情現在傳的滿城風雨,按理來說,杜若傾應該在杜家呆著,哪裡都不能去。

畢竟,杜相爺今日跟自己說話的態度都比以前低三分,杜若傾一個嫡長女,應該避其鋒芒,躲過這些流言蜚語在出門。

誰知道杜若傾反其道而行,居然還能出去。

不過,這也讓他更加堅定的覺得,選擇杜若傾的正確。

現在,在八皇子的心中,杜若傾比杜舞媚更加適合自己。

畢竟,他新結交的那幾個心腹,都在馮將軍的手下,也需要跟杜若傾打好關係。

“八皇子,真是不巧,我正要出去一趟!”

杜若傾淡淡的笑了笑,彷彿是急匆匆的要出門,誰知道八皇子也跟著一起上了馬車。

冇名氣也要陪著一起,杜若傾自然也料到了。

馬車緩緩而行,杜若傾倒是悠哉的親自出來采購,可憐了八皇子跟了一路,一直跟著屁股後麵,還得負責幫著拿東西。

杜若傾自然也看到了緊跟其後的一輛馬車,馬車上的標誌,乃是一朵瓊花。

想來馬車上坐著的,不是彆人,正是琉璃國的瓊華公主。

瓊華公主今年已經十六歲了,跟明羽堂,扶桑郡主一樣都是被送到帝都為質子。

杜若傾之所以知道瓊花公主這個人,是因為她記著,當初瓊華公主跟杜舞媚的關係不錯,隻是後來自己的臉好了之後,瓊華公主突然之間又消失在杜舞媚的身邊。

“杜大小姐在想什麼?某些人命短,爭不過本皇子。”

八皇子在告訴杜若傾,明羽堂命短。

杜若傾聽著這話,怎麼那麼不對勁呢?

但也顧不得那麼多,道,“八皇子殿下,臣女今日出來,是采購的,滿腦子都是正經事,八皇子若是無聊,就應該先回去!”

說完了之後,她就下了馬車,去了一家胭脂水粉店,八皇子百般無聊的在門口等著。

想讓他走?

休想,他就不信了,杜若傾這麼難追求,他一個堂堂的八皇子,就不信還有他征服不了的人。

“小姐,這個,這個好看!”

紅玉冇看出什麼來,反倒是覺得八皇子對她家小姐不錯,“小姐,八皇子今個可是陪著您一天呢,要我看,這八皇子也不錯!”

正說著呢,梅三娘就小心翼翼的提醒道,“小姐,那位來了!”

說完,就看到瓊華公主急急忙忙的路過,結果撞到了杜若傾。

手裡的那盒胭脂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

“哎呀,不好意思,實在是不好意思,因為太著急了!”

瓊華公主彆看是公主,她一般都不自稱本宮,甚至,對於任何人都是一種好脾氣,溫柔的樣子。

“這樣吧,這盒胭脂我買了,姑娘喜歡什麼,我送給你!”瓊花公主露出了她那笑眯眯的笑容,彷彿她對誰都那般和善。

杜若傾淡淡一笑,道,“不必了!”

“姐姐彆走!”瓊花公主上前,咧開嘴一笑,又道,“姐姐長得真好看,昔年我在琉璃國的時候,曾有幸見過我們琉璃國的花中仙,就如姐姐一般好看!”

杜若傾看著瓊華公主,這小嘴巴巴地,一幅討好的模樣。

看來,是複製了當初她跟杜舞媚的相見。

“既然如此,那?”杜若傾話都還冇說完呢,就看到瓊華公主自然很上道,立刻道,“杜大小姐看中了什麼,今日都由我付銀子,全黨送給姐姐的禮物!”

很好。

有人上趕子送禮物,那自然是不要白不要。

八皇子都驚呆了,杜若傾進去的時候,是空著手,身邊帶著兩個丫鬟,可是出來的時候,就看到不管是紅玉,還是梅三娘,甚至多了一個女人跟老闆,一大包一大包的東西搬上了馬車。

“這是,將整個殿都搬出來了?”

八皇子驚訝的不行,這是什麼情況?

就聽到杜若傾道,“八皇子殿下,瓊華公主對我一見如故,我們是好姐妹了,這不是,都是瓊華妹妹送我的禮物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