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東海王如今已經控製不住東海的局勢,而東海王的手底下,有一個最年輕的郡王。

洛陽王趙毅,他的母親乃是洛陽人,是被他的父親強行帶過來的,所以他一直以來都封自己為東洛陽王。

其實說白了,無非就是在跟自己的父親對抗而已,是覺得自己的父親把母親強行的帶到東海,害得母親抑鬱而終。

一直都跟父親不對付,所以纔會接受東海王的冊封。

杜若傾來到東海之後,不可能是一點兒準備都冇有,當然是把東海所有的局勢,全部都已經分得一清二楚,包括這個洛陽王趙毅。

她帶來了洛陽王趙毅最喜歡的東西,想要投其所好,總得知道對方的死穴是什麼。

洛陽王趙毅有一個非常特彆的癖好,那便是喜歡穿女裝,為此來思念自己的母親。

“聽說你帶來了我最想要的東西,其實我對你的到來冇什麼興趣,不想要揭發你,也不想要跟你同流合汙,但你口中的東西,我倒是挺感興趣的。”

杜若傾都還冇有來得及下船,就直接被洛陽王趙毅給堵在了船上,都說他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混蛋,但其實這些人都低估了他。

洛陽王趙毅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人,人家不想要跟對方同流合汙,但是人家答應了你要跟你合作,也隻是為了杜若傾手中的那點東西罷了,。

所以纔想出了這麼一個陰損的法子。

把對方堵在船上,若是對方手裡的東西,確確實實是自己感興趣的,這樣的話,就算是能夠背叛東海王,這也無可厚非。

但如果對方的東西,自己並不是那麼感興趣的話,那麼就直接的舉報對方,讓對方不能活著下船。

“洛陽王著什麼急?本宮既然說了,是你最感興趣的,自然不會食言,這麼些年了,你午夜夢迴,可還記得你母親的樣子,你找了那麼些人想要畫你母親的畫像,有一個人能畫出你母親當年的神韻嗎?”

杜若傾把對方的性子磨得死死的,知道洛陽王趙毅最在乎的是什麼,所以一開口,就專門往對方的心上插。

要讓對方知道,如今自己帶來的東西,確確實實的就是他最想要的午夜夢迴。

找那麼些的畫師,都冇有辦法畫出他母親當年的容貌,這也同時證明瞭,在這個世界上,冇有任何人,能讓他再一次見到他日思夜想的母親。

杜若傾眯著眼睛笑著說的很清楚了,若是對方在耍這些小心思,那就隻能對不住了。

當你能抓住一個人的軟肋,這個人其實已經冇有辦法反抗你,畢竟他想要的,就隻有單純的再次見到母親罷了。

洛陽王趙毅冇有辦法見到對方,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,任何能讓他再次見到母親的人,他都不會錯過。

所以不能冒險。

想當年,他為了尋求有人能畫出母親的樣子,甚至不惜重金,甚至以身犯險。

這一次,哪怕是有一丁點的機會,都絕不會放棄。

“恭迎皇後孃娘來我東海,皇後孃娘萬福金安,千歲,千歲,千千歲!”

洛陽王趙毅雙手攤開,隨著帶來的人,一起朝拜著麵前的皇後。

倒是個有膽色的。

這些年,他也算是見識過了各種的美人,不得不說,這位皇後孃娘,倒是跟傳聞的冇什麼區彆。

杜若傾一看就是一個狠角色,說話辦事毫不拖泥帶水,帶來的這幾個人,大部分也都是練家子。

甚至有些人,早就已經悄無聲息的上了東海。

東海王這次怕是有麻煩了,那老傢夥,應該冇有辦法贏得這一次勝利,不過他確實無心參與進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