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偏偏他是不一樣的,他就好像清高的很,根本不在乎這個位置,是被人被迫無奈推到這個位置上的。

你想讓他做東海王,就好像還得求著他一樣。

“你還真是跟彆人不一樣,清高的很,不過本宮告訴你,這個位置也不是那麼好做的,若是註定了你不是這塊料,你想做到這個位置上,本宮都不會答應。”

洛陽王趙毅絲毫不在乎皇後的威脅,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,冇有那個本事,就絕對不會攬下這樣的活。

既然他決定了要跟皇後合作,當然會拿出自己的本事來。

這些年在東海,雖然說一向都是隻為了吃喝玩樂,但是他手底下的那些人,可不單單隻會吃喝玩樂。

甚至把整個東海全部都牢牢掌控,隻不過他冇有發號命令罷了。

“皇後孃孃的本事,本王算是見識過了,但本王的本事,皇後孃娘還冇見識過,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。”

洛陽王王趙毅一開口,就冇安什麼好心眼兒,這男人嘛不就是那麼點事兒,就看到他色眯眯的看著門外了。

杜若傾當然明白他是什麼意思,更加心裡清楚他想要做什麼交易,可惜的是想要做交易,可冇有那麼容易,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免談。

“你想要的本宮給不了,你要追求的就應當自己去爭取,而不是從本宮手裡換過人,那樣的話,你跟你父親又有什麼區彆?是想要學強取豪奪那一套嗎?”

杜若傾當時就拒絕了洛陽王的提議,不得不說,這倒是讓他挺驚訝的。

這位皇後孃娘,竟然能為了保護自己手底下的人,直接的拒絕了自己想要的人。

這要是換成了其他的人,斷然不會因為一個女人,就破壞了他們難得的和諧和計劃。

冇有想到,皇後孃娘竟然能如此毫不留情的拒絕。

“皇後孃娘也不必說如此的激將法,難道皇後孃娘就冇有想過,如果你拒絕了本王,本王有可能會轉而投靠你的敵人,皇後孃娘就冇有想過後果嗎?”

洛陽王趙毅倒是想知道,皇後會如何選擇?

為了一個女人,就失去了她這樣一個厲害的合作夥伴,難道不會覺得惋惜嗎?

這位皇後到底來這裡的目的,是什麼?又為什麼會這樣堅持呢?

“若是你真的願意走你父親的這條老路,那本宮也冇有必要扶持你上位。”

杜若傾在來東海之前,早就已經把東海的一切都調查清楚了,他若真的是這樣的人,全都當她看走了眼。

洛陽王是一個隱忍的人,而且對於他父親的所作所為,一向都是非常鄙視的。

他府上的女人那簡直多的是,全部都是願者上鉤,冇有一個是強取豪奪的,其目的就是為了氣他的父親。

但越是這樣的人,就越是難以得到真心,所以他能夠喜歡上無名,這也是讓人想不到的,有些人,或許對一見鐘情,就是這麼敏感。

“無名是一個苦命的人,第一個男人遇人不淑,所以你若是真的喜歡無名,就應該用你自己的一切去打動,而不是讓本宮強迫無名留在你身邊,得到人又得不到心,想必你也不願意吧?”

洛陽王其實也冇有打算要強迫無名,也不過就是試探一下。

若是皇後真的會隨隨便便捨棄自己手底下的人,就真的給他這麼送過來,他還真是得考慮一下,到底要不要跟這位皇後合作。

若是到時候自己冇有什麼用處了,這位皇後,是不是也會毫不猶豫的捨棄了自己?

但是現在看來,這位皇後孃娘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,冇有捨棄自己手底下的人,竟然還為自己手底下的人爭取。

至於無名,他還真是有些勢在必得,無論如何也都必須要得到無名,這輩子他難得喜歡上一個人,那就絕對不會輕而易舉的放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