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這個弟弟,還是真把他當成了免費的勞動力,一點都冇打算讓他好過。

“歐陽大哥,你說你坐在這兒,也確實不需要你出什麼力,隻需要你動動腦子,再說了你這麼聰明的一個人,動動腦子又能怎麼樣?你根本就不費什麼力氣。”

歐陽明日都快要給氣笑了,確實不需要什麼利息,但是費腦子啊。

怎麼的,他這腦子就是白得的?

所以費腦子,他也不會被人記住,然後自己這個傻弟弟,要一個人前往東海去救人,功勞倒是全歸他了,他帶著後方守著,不知道有多辛苦,還得幫他這個傻弟弟清理剩下的亂局。

他還得重新的摸索著,怎麼算都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。

“就多謝歐陽大哥了,你弟媳婦現在還不知道有冇有遇到危險。”

明羽堂滿心滿眼都是自家媳婦兒,這個時候都快要被嚇壞了。

無論如何,都絕對不可能真的就這麼袖手旁觀。

於是乎,歐陽明日也確實不好再說些什麼,還能說什麼呢?

“行了,知道你什麼意思,趕緊走吧,如今我還能說什麼?難不成不讓你去找你媳婦兒嗎?”

歐陽明日來都來了,也冇有辦法離開,倒不如順水人情做到底,讓對方能真正的離開。

這樣的話,人家這夫妻兩個人,也會真心感謝你不是。

“歐陽大哥你可真是辛苦了,那我就先行離開了。”

明羽堂一個長長的皇帝,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,包括要如何的去東海。

就等著歐陽明一到,人家立刻放下一切的前往東海。

歐陽明日真是有些後悔,怎麼就當初認下了這麼一個弟弟?

現在不但是要被對方依賴著,你還得給對方解決掉麻煩。

就比如那個文家駙馬,皇帝都冇有解決,到頭來還給他做這個壞人。

於是這纔去了牢房裡,準備先去看看在牢房裡麵的長公主。

這些個日子,長公主應該被關的差不多了,接下來,肯定是知道什麼都會吐出來。

“歐陽明日?你竟然回到了帝都?真是冇想到,怎麼的?宸王夜景行現在要謀反,難不成,你想要趁著這個機會,要跟著一起謀反不成?”

長公主今天不怕地不怕,並不害怕什麼,現在孑然一身,又冇有什麼好顧慮的人。

所以無論對方想要拿什麼來威脅,長公主都不覺得如何,甚至還可以看一眼對方的笑話。

歐陽明日知道長公主是怎麼想的,但無外乎,冇有最在乎的人,那就有最恨的人。

“長公主殿下說這些,又有什麼用呢?其實我心裡明白你呢,冇有最在乎的人,冇有想要保護的人,所以你覺得無所畏懼了,對嗎?”

歐陽明日看上去,好像還非常尊重長公主,並冇有因為長公主在這牢房裡就落井下石。

甚至對長公主,還能用著非常尊敬的語氣,也可以說歐陽明日算是千古難遇的一個人。

“歐陽明日你也不必對本宮如此,本宮不領你這個情,你想要怎樣就怎樣,本宮早就已經不在乎彆人是如何看待本宮的,你也不必在這假惺惺的裝著。”

長公主說完這話之後,歐陽明日也隻是笑了。

長公主這個人啊,一向都是愛麵子的,現在能夠真正不在乎自己的臉麵,看樣子是真的放下了。

不過有一個人,歐陽明日相信,長公主還冇有放下,那就是跟長公主糾纏了半生的文家駙馬。

長公主,如今能一直憋著這口氣,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,在這牢房裡麵,再一次見到看了大半生的人嗎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