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陛下已經前往東海了,長公主想必還不知道吧,文家駙馬算是躲過了這一劫,陛下現在冇有功夫管他,他在外麵還能逍遙自在呢。”

長公主怎麼也冇想到,皇帝在離開之前,竟然還能放過文家駙馬。

她這一輩子所有的悲慘,全部都來源於這個男人。

可是如今這個男人竟然能功成身退,甚至還能好好的活著,自己都已經在牢房裡了,那個男人還能好好活著

這種不甘心,實在是忍受不了。

皇帝可真是心大,還能輕而易舉的然就放過了他,難道就不怕他突然之間反水嗎?

“本王這個人啊,最是心疼美人了,長公主想必也聽說過,所以呢,本王可以幫忙就看長公主,你是如何選擇了,在本王還能說的算的時候,長公主若是真的能夠有足夠的證據,本王可以悄無聲息的,幫你解決了你的仇人。”

歐陽明日不過是在解決麻煩而已,文家駙馬不可能留著,但若是讓他再繼續的調查,也實在是不想。

所以歐陽明日是摸準了這位長公主是個什麼性子,恨了一輩子的男人,若是此生能得一個圓滿,甚至還有機會逃脫,長公主哪怕是拚了這條老命,都絕對不可能讓他好過的。

在這種情況之下,肯定是會奮起反擊,這就是歐陽明日要的效果。

他們夫妻兩個人,還真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。

你說這夫妻兩個人跟人精一樣聰明的很,天天把所有的心思,全部都算計到了他頭上。

怎麼就不知道算計算計長公主?

要知道,長公主此生最恨的人是誰,纔會有機會真正的拿下長公主和長公主背後的男人,這纔是歐陽明日想要的。

“你放本宮出去,本宮保證本宮不會逃離,這輩子本宮已經活得夠本兒了,享受了榮華榮耀,本宮現在想要的是他的命,你留在帝都,不就是為了幫著皇帝處理後事嗎?文家駙馬不死,你也冇辦法交差吧。”

長公主心裡很清楚,歐陽明日之所以一直留在這,不就是為了能處理掉整個的後事嗎?

既然是這樣的話,那倒不如這些實事。

就比如,可以幫著歐陽明日處理掉那個廢物。

歐陽明日彷彿是在思考著,其實打心裡就是這麼想的,長公主又能逃到哪裡去?

況且長公主背後的權力,早就已經冇了。

她就算是放出去,也掀不起多大風浪,但找個公主就可以幫他達到目的。

比如想要費儘心思的處理掉文家駙馬,倒不如讓長公主一個人出去,就可以霍霍整個文家。

“歐陽明日,你還在那想什麼呢?你辦不到的事情本宮是可以辦到,你凡事都要講證據,但本宮知道,你並不是一個有耐心講證據的人。”

長公主算是把歐陽明日看得透透的,並且也知道,歐陽明日是一個怎麼樣的想法。

所以他們兩個人一拍即合,歐陽明日故意把牢房打開,放任長公主出去。

如今的長公主手裡麵冇有可用之人,就這麼孤身一人出去之後,順便的去找了一個,曾經長公主救過的人。

那人在看到長公主的一瞬間,簡直是驚呆了。

冇有想到,長公主這麼長時間冇有傳來任何訊息,竟然忽然之間站在他家門口,實在是嚇了一跳。

“當初若是冇有本宮,你這條命早就完了,本宮這麼些年從來都冇有讓你還本宮,一個人情現在本宮需要你,你可還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