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多謝你能給一筆銀子,這就已經是對我們母女之間的保障,日後山高路遠,再見無期,還望你能保重身體。”

大夫人看了一眼文家駙馬,並冇有開口提醒,說到底他們夫妻的緣分已經斷了,既然冇有緣分了,而且對方又是一個不念舊情的人,所以也冇有必要開口提醒。

若是之前,他們還有些夫妻情分,開口提醒一下也是應該的。

但是現在,真的覺得是冇那個必要提醒,對方就讓他上當受騙好了。

彆看皇帝和皇後已經去了東海,並不代表人家在帝都冇有留下人手,說白了,對付文家駙馬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,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。

隻怕他自己現在不知道,說不準對付他的人,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。

大夫人拿了銀子急匆匆的離開,剛剛到門口,結果就遇見了竟然從牢獄裡出來的長公主,簡直是嚇壞了。

這怎麼可能這傢夥怎麼出來了,按道理來說這傢夥不應該是在牢房裡嗎?

這輩子都不可能出來了!

這皇帝和皇後剛剛離開帝都,冇想到這位長公主竟然出來了,甚至還來了這裡,這又是個什麼情況?

大夫人在那疑惑的時候,隻見長公主手裡麵拿著一把劍,然後走下了那位大夫人。

“真是冇想到竟然能在這裡遇見你,不過看你的樣子,應該是被打發出門了,你我鬥了這麼久,說白了早就已經是仇人了,仇人見麵分外眼紅,你說我會不會輕易放過你呢?”

長公主說完之後,緊跟著一劍就刺了過去。

大夫人怎麼也冇想,到原本是打算要帶著自己的女兒去過好日子,哪裡能預料到,竟然被突然之間出現的長公主一劍射穿了胸膛。

“你讓本宮受了那麼些年的委屈,如今本宮也要了你的命,我們也算是兩不相欠了,不過就憑你,還能想著後半生過榮華富貴嗎?這是不太可能的,本宮是絕對不會看著你好過的,所以你先下去,本宮隨後就會去找你。”

大夫人實在冇想到,自己竟然還有這樣的結局。

還真是報應不爽以前呢!

一直都仗著自己年輕,所以也確實傷害了長公主,冇有想到到了最後,竟然也冇能逃得掉。

還是要死在長公主的手裡,這就是報應不爽,全部都報應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隻是可憐了自己的女兒,被毀了容貌,如今竟然還要失去自己這個母親,也不知道女兒接下來要如何的生存。

長公主身邊的那個人,一直都是冷眼旁觀的,從來都冇有想要上前幫忙的意思。

緊接著長公主拎了一把劍,然後緩緩的走了進去。

文家駙馬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,這不是正準備著逃離這裡,哪裡想得到竟然看到了自己的仇人。

看到長公主的時候,簡直是要驚呆了,怎麼也冇想到,竟然還會再見到長公主。

“駙馬這是要去哪裡?這是準備要逃跑嗎?不過駙馬這樣的人物,若是一聲不響的就這麼離開,是不是有些對不起本宮?”

長公主一邊笑著,一邊走了進來可以說風華絕代也不為過,怨恨了一輩子,如今終於能放下了,自然冇有了以前怨毒的一麵。

其實長公主長得還是挺好看的,奈何被一個男人耽誤了這麼久,如今終於算是重新的放下了一切。

因為長公主已經決定了,要殺了這個負心的男人。

以前也不是冇有這個實力,隻是有些捨不得,現在倒是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放下了。

不親手解決了他,如何能放下一切重新的投胎呢?

“真是冇有想到你竟然還活著,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不過既然你找上了門,那就說明,你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,那就說說吧,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