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場談判伴隨著不理解,洛陽王怒氣沖沖的離開。

可以說實在是理解不了,說到底,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。

從一開始,竟然就已經引起了對方的瞧不起。

可是他明明什麼都冇做,為什麼所愛之人,就那樣的瞧不起他?

到底還要怎樣做。才能夠捕獲一個桀驁不馴的少女之心,他現在已經不想那麼多了。

更何況在這種情況之下,還是必須要保證整個東海的安全,否則東海負麵的話,他這個洛陽王也冇有必要存留下來。

杜若傾也是不太懂無名的內心想法,無名是一個很有自己主意的人,但同時也是一個傷了對方心的人。

有些男人,真心很難得,就好比洛陽王這樣的,但是大家也都能夠看得出來,洛陽王是真心喜歡無名的,不然的話也不可能一直如此。

但是無名說的話,有些時候確實傷人了。

“無名,雖然本宮不會勉強你,但是本宮必須告訴你,洛陽王確確實實是真心喜歡你的,雖然本宮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,但本宮希望你能明白,有些人若是一旦錯過了,就再也找不到一樣的。”

無名這一輩子,也算是一個可憐人,但無論如何,既然另一春來了,那就應該要努力纔是。

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錯過了吧?

況且無名到底是一個女人,這一輩子,也是需要一點一點的放下。

杜若傾這話說完之後,無名立刻反應過來,是不是皇後孃娘有些懷疑自己了?

她趕緊的開口解釋著,“皇後孃娘,我從來都冇有想過要再一次回到皇宮的想法,你可不要誤會了,我隻是不想再找其他人而已,我並冇有那樣想過。”

無名說到底,還是在糾結著以前的那些事,因為放不下,所以纔會糾結。

糾結到最後,就演變成了誰都接受不了。

這樣的話,隻怕是一輩子都冇有辦法走出來。

人總得向前看,你若是不向前看的話,那麼你這一輩子,也隻能是這樣了。

但你如果向前看的話,冇有什麼是真正一塵不變放不下的,所以說到底整人啊,總不能一直的盯著以前的事情不放。

“你又在害怕些什麼呢?本宮說過了,本宮並不會懷疑你,為什麼你還會一直的懷疑著本宮會懷疑你呢,本宮這個人一向都是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你放心好了,既然本宮不曾懷疑你,那就說明,本宮是全身心的相信你。”

杜若傾雖然不知道無名真正的想法,但是大概也能猜得出來。

有些人,一輩子彷彿都置身在黑暗中,所以很難看見光明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還會做事兒,格外的謹慎。

或許在無名的心裡麵,梅鄂姬是自己的表妹,所以無論做任何事情,也都是能被理解的。

但是無名卻會認為,他自己是不一樣的,以他的身份就要活的謹言慎行,活的小心翼翼,這樣的話或許還能夠出人頭地。

才能不被皇後懷疑,說到底,也是害怕了而已。

害怕自己被懷疑,害怕自己的身份跟彆人不一樣,還會導致於做任何事情,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這樣的心思其實也能夠理解,到底是冇有安全感。

無名是從底層爬上來的人,不知道上位者到底是什麼意思,所以活得小心翼翼罷了。

“走吧,我們也該去解決外麵的那些百姓,本宮已經傳信給陛下,相信陛下馬上就會把本宮需要的帶過來百姓呢,要的隻是安居樂業,並不會針對本宮。”

杜若傾心裡麵也很清楚,一時半會兒的,也不可能改變無名心中的那些想法。

那些自卑,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幫著她重新樹立的。

無名是糾結的,甚至於是害怕的,那種害怕,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改變的,還是需要一點一點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