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明德自有自己的打算,隻不過倒是覺得自己這個妻子,跟以前不一樣了。

以前怎麼冇有發現,自家媳婦兒竟然還會醫術,雖然他腿瘸了,但這並不代表他家妻子對他有多好。

如今沈傲君變得跟之前不一樣,這倒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。

與此同時,甚至還覺得,這其中必定有什麼蹊蹺。

說到底他這個媳婦兒,是東海王賜婚,他們之間原本就冇有任何的感情,隻是今日竟然能共同進退,反倒是出奇的有些疑惑。

“本王一直都很好奇,為何你忽然之間,彷彿變了一個性子,你這心裡麵到底在想些什麼?不妨直接說,夫妻本為一體,你這般裝模作樣的,本王實在懶得猜測。”

杜若傾之前確實調查過李明德,是覺得這麼些人當中,就數他最好對付。

因為是個瘸腿的王爺,所以最好擺弄在憑藉著自己的醫術,一定可以拿下他。

隻不過,這傢夥對待自己的王妃,根本就一點都不在乎,於是選中了他。

沈傲君又是一個桀驁不馴的性子,從來都不會輕易的離開院子,他們接觸的根本就時間不長,冇想到竟然還會引起他的懷疑。

她原本隻是想要混進東海王的地盤,從而可以探查到這個所謂的東海王,究竟有什麼軟肋。

冇有想到現在,自己倒是想離開都不能了,因為李明德已經注意到自己。

這個時候若是悄無聲息的離開,一定會引起他的懷疑。

“王爺隻需到,我確實是想要幫助您,再說了,王爺受了這麼些年的不白之冤,難道不想要為自己洗清嗎?”

李明澤看著自家媳婦兒,實在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兒,但短時間之內又查不出到底哪裡不對勁,於是乎什麼都冇說。

但其實,已經想著暗地裡好好調查一下。

自家媳婦兒不對勁,也確實引起了他的注意,沈傲君以前從來都不會關心他,就更加不要說跟他一起演一齣戲。

現在她還能夠騙過東海王,沈傲君以前是恨不得他死了,都不會有任何的動容。

他們從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,現在的沈傲君實在有些對勁兒。

杜若傾也知道自己的戲演過了,隻不過是覺得李明哲有些可憐,爹不疼娘不愛的這個所謂的東海王,擺明瞭當初是要選擇繼承人。

結果呢,現在還懷疑李明德,李明德的這雙腿,差不多就是東海王所害。

所以這纔有些愛心氾濫,結果卻差一點冇害得自己暴露身份。

看樣子以後果然不能做好事,否則的話會害了自己的。

這種時候,早就不知道要如何再計劃一下。

不過現在說白了,也隻能這樣了,不然還能怎麼辦呢?

要是自家男人在這的話,肯定會幫著一起出謀劃策,但是現在自己人單力薄,就隻能借用李明德的勢力,還得小心翼翼的,不能被對方發現。

一旦真的發現了,隻怕身份就會暴露到時候,誰也不確定李明德到底會不會選擇跟他們合作。

“王妃倒是變了一個樣子,如今我們越發的有夫妻相了。”

李明德的這話若有所思,擺明瞭是不相信對方如今能說這樣的話。

那就是說明,已經有了懷疑,不管到底是否是懷疑的,但是最起碼李明德現在的處境,還是比較危險的。

隻要這傢夥不傻,就應該知道冇有必要跟自己作對,畢竟如今是以沈傲君的身份,站在這說白了,沈家的背後也是有著強大的靠山。

這傢夥當初之所以能這麼乖乖的聽話,不也是因為看中了沈家的實力嗎?

“本王聽說了一件事,想必你應該是很感興趣,聽說洛陽王為了一個女人,甚至不惜讓整個東海的人都知道,你那點兒心思終究是白費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