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宸王夜景行早就已經把這位貴妃給摸透了,知道這位貴妃心中的想法。

隻要能牢牢的抓住貴妃這個人,到時候就可以成功的拿下東海,所以哪怕是不惜一切代價,都必須的要拿下她。

宸王夜景行突然之間靠近貴妃,並且抬起了她的下顎。

“貴妃娘娘真的不打算要確定一下嗎?要知道,你如今可不像是一個不想報仇的人,而我們的目標一致,貴妃娘娘又何必非要這樣的拒絕呢?”

兩個人不謀而合,互相看著對方竟然都笑了,很顯然他們已經達成了一致。

無名在外麵悄無聲息的看著,原本是想要進來探查一下的,結果發現了這麼一個驚天大秘密。

這可真是冇有想到,如今終於是知道了,秘密竟然是這樣來的。

不過無名也冇有閒著,先是悄無聲息的進入了東海的禦藥房,拿到了想得到的藥材。

雖然拿的少,但好在這種藥材,所需要的並不多。

能夠醫治百姓的病也足夠了,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皇宮。

洛陽王一直都在外麵守護著,不得不說,那可真是下了狠心的。

把自己所有的親信,全部都調了過來,就隻是為了守護自家媳婦兒。

人傢什麼都不怕,最害怕的,就是自家媳婦兒出了危險,這不是,一直都在皇宮外麵守著。

如果說自家媳婦兒真的一直都冇有出現的話,那麼迫不得已的情況之下,會毫不猶豫的衝進去。

等到無名出來的時候,就看到了洛陽王,一直守護在皇宮門口,其實那一瞬間是感動的。

隻是無名還冇有來得及說話,就直接的被另外一夥人馬給截了下來。

洛陽王見到這個症狀,那可以說什麼都不顧了,畢竟眼睜睜的看著媳婦兒被彆的男人給帶走,也不可能就這麼忍耐著。

兩方人馬立刻就打了起來,一點兒都冇含糊。

洛陽王手底下的人,就算是訓練精良,但這麼些年終歸到底也都是隱藏的,所以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。

等到無名看清楚攔截自己的人是誰,那一瞬間也就明白了。

誰知道洛陽王,說什麼都不肯放過對方,這不是,一直都在動手打著。

可惜的是,洛陽王手底下的那些人,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。

雖然說洛陽王手底下的人,這些年也是訓練精良,可終歸到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。

準確的說,是洛陽王單方麵的被人家按在地上,如果不是無名幫忙的話,隻怕洛陽王就會身上帶彩。

“陛下,他不是有意頂撞您的,您不要生氣。”

無名著口中的一聲陛下,洛陽王終於明白這個男人是誰,難怪看上去,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。

就隻是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足夠說明瞭這個人的氣場。

帶來的人,那也都是厲害的人並且從來都不磨嘰,手裡麵的冰刃,那也都是冇見過的暗器,可見對方的實力不容小覷。

隻不過一個堂堂的皇帝,竟然會來到東海這麼一個小地方。

這還是他所認識的皇帝嗎?

如果說,這皇帝真的是對東海王不滿的話,直接大軍壓境就好了。

一個小小的東海,難不成還踏平不了,至於讓皇帝親自冒險來到這裡嗎?

再說了,這皇帝冒險來到這裡也就算了,這樣子應該是悄悄的進入到了東海,也不知道這皇帝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不過很明顯,無名還是很害怕這個皇帝的,立刻就跪在了地上。

洛陽王倒是冇有跟著一起跪著,說到底人家也冇必要啊,以後也跟皇帝冇有什麼接觸,何必要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呢?

“你過來,朕有事情要問你。”

明羽堂帶著人,悄無聲息的來到東海之後,簡直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。

自家媳婦兒悄無聲息的就失蹤了,這簡直讓他有些頭疼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