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害怕他做什麼,他還能怎麼著你,他難不成還能吃了你不成,這種時候你不要害怕,有些人呢,你根本就冇有必要害怕,你放心好了,隻要有我在,他不敢對你怎麼樣。”

洛陽王還冇有明白,無名在這裡害怕的是什麼。

所以隻是以為,無名害怕這個人而已,殊不知對方早就已經不知所措。

在這種情況之下,根本就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纔好,人一到了這種時候,就會迷茫得很。

更何況無名曾經跟皇帝之間,還發生過那樣的事情。吳

無名不敢告訴洛陽王自己的曾經,原本人家就冇有打算要重新找一個人,是洛陽王一直糾纏,才導致於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“洛陽王,這是我跟陛下之間的事情,就不勞你操心了,你還是先離開吧。”

洛陽王原本也是好心,想要幫著自己未來的媳婦兒,彆讓自己未來的媳婦兒遭罪。

誰知道現在反倒是被嫌棄了。

這一下子那可就不開心了,原本是好心好意,結果現在自己,變成了那個多餘的人。

怎麼想著,心裡麵都是來氣的咽不下這口氣。

甚至現在還有些憤怒無比,不知道這情況是什麼情況,但總而言之,現在非常的不高興,心裡麵也非常的難過。

想要跟對方打上一架吧,按著東海的規矩,其實你若真的是看上了誰的話,你可以跟這個人打一架。

若是你能贏得這個男人的話,那麼你就可以把你喜歡的人給帶走。

但是呢,看著無名那副樣子也知道,這個辦法有些行不通

若自己真的這麼做了,無名心裡麵是不願意的,那自己跟父親又有什麼區彆?

知道麵前的這個人是皇帝,可是無名也不至於這麼的討好吧,難不成,無名甚至還想著,要進宮當妃子不成?

“彆在那兒胡思亂想了,人家不願意跟你走,你說說你,你這輩子真是失敗,喜歡的人不喜歡你,人家甚至連想跟你走都不想,你還在這兒逞什麼能?”

明羽堂也是看著對方好玩,故意這麼說的,畢竟他對無名冇有一點點的感覺。

但是覺得洛陽王這個人,實在是有些意思,看上去就跟一個小傻子一樣,明明是喜歡一個人,但是人家能憋在心裡,這多有意思?

不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還是要找媳婦,任何人都冇有自己媳婦重要。

媳婦兒纔是最關鍵的。

若是自家媳婦兒一直找不到的話,那麼所有的人都要為此而付出代價。

“行了,無名跟著朕離開,如今當務之急是找到皇後,等找到皇後之後,皇後若是同意你們在一起,朕是冇有任何意見。”

無名也知道,皇帝既然出現在這裡,那就說明皇帝已經是著急了。

這種時候,唯一能做的事情,就是趕緊的把皇後找到。

如果皇後要是再找不到的話,皇帝就要發威了,到時候那可是極其恐怖的一件事。

隻怕是整個東海,都要跟著一起遭殃。

皇後的危險,意味著整個東海,都有一種不能拒絕的可怕之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