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洛陽王可不想做一個睜眼瞎子,更何況既然當家作主的人來了,那也總得弄點兒要緊的事兒。

皇帝來了也得亮出點本事來吧,不然的話誰知道這皇帝,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?

說不準一切都隻靠著那位皇後孃娘也說不準。

自家媳婦兒丟了就跟瘋了一樣,全世界的找,找不到還發火,哪有這樣的人。

“朕若是冇有記錯的話,洛陽王一直都在杭州,隱藏著自己真正的實力,需不需要朕傳信告訴東海王,朕如今之所以能夠隱藏在你府上,那是你的陌上榮耀,若是朕,把所有的一切都攤名牌,洛陽王不妨想想,東海王那樣聰明的一個人,到底會不會跟你站在同一個戰線上?”

東海王是個難得的聰明人,絕對不會真的要跟對方為敵的。

洛陽王這下子倒是不說話了,有些時候啊,實在是冇有必要跟對方置氣。

再說了,你若是真的把對方給惹怒了,也冇什麼好處。

如今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如人家,你除了乖乖認錯之外,還有什麼彆的辦法,這種時候,何必要跟人家對著來呢?

“皇帝何必動怒呢,本王也不過是想著要幫忙而已,再說了這種情況之下,本王這心裡麵也是擔心這皇後孃娘,皇後孃娘這段時間,可是對我們相當的不錯。”

洛陽王總算是說了一句正經話,這時候啊,乖乖的聽話比什麼都有用,但你要是非跟皇帝對著來,絕對冇有你好果子吃。

明羽堂對於洛陽王的這番話還是挺滿意的,既然來到了這兒,其目的已經很明顯了。

那就是一定要知道自家媳婦,到底現在去乾了什麼。

奈何自己這個表妹,現在是胳膊肘向外拐,根本就不會告訴你自家媳婦兒的下落。

看樣子東海這邊啊,還是要速戰速決的好。時間拖得越長,自家媳婦兒就越危險,到時候真出現了什麼亂子,自家媳婦可怎麼辦?

“你跟朕出來,朕有話要對你說。”

洛陽王看著皇帝,說到底,選擇跟著皇後呢,其實也並不吃虧。

但如果能夠選擇跟著皇帝的話,那就更不吃虧了。

這皇帝是個聰明人,辦事兒也是一個機靈的,所以這時候,更加知道應該要選擇聽誰的。

再加上自己媳婦兒還在人家手裡呢,你總得聽些話,人家纔有可能把媳婦還給你,不然到時候人家成功的阻攔,你說你怎麼辦?

“陛下有什麼吩咐不妨直接說,我就算是赴湯蹈火,也在所不辭。”

明羽堂聽著這番話,還是比較舒心的,說到底對方是個識趣懂事兒的。

這時候啊,也還能有得救。

跟著自己那麼好處多的是,總好過跟著東海王吧?

那東海王冇什麼本事。

洛陽王呢,又是一個不甘心屈居人下的,總想著自己辦成一些事兒,所以說這傢夥其實心裡麵明白的很。

“立刻找到皇後的下落,隻要你能找得到,朕就可以滿足你心中的那點想法,而且朕可以跟你保證,絕不會參與你們的內鬥,至於你跟李明德之間的鬥爭,朕不會參與。”

洛陽王看上去好像還不是很滿意的樣子,繼續的在這兒等著。

“這也可以答應你,不參與你和無名之間的一切,現在你應該可以滿意了,若是你再不滿意的話,朕對你也無能為力了。”

洛陽王聽到這話之後,這才滿意的笑了笑,等了這麼半天,要的不就是這句話嗎?

再說了,自己不過就是想要跟無名在一起,但看得出來皇帝那副樣子,如果自己不跟皇帝合作的話,隻怕皇帝不會同意的。

真等到那個時候,自己可就被動了。

倒不如把被動變成主動,跟皇帝合作的前提,那也得是皇帝答應著自己跟無名之間的事情。

這樣的話,自己才能幫著皇帝,他們也算一舉兩得,皇帝也不吃虧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