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爺若是這麼說的話,那有些事情,我們就不得不好好的討論一下,就比如說,有些事情,若真的是被人知道的話,不知道王爺要怎麼辦呢?”

杜若傾也不是吃醋的,雖然知道對方是怎麼想的,既然對方不想上了,那麼大家誰都彆客氣。

現在這種時候,誰不是隻顧著自己?

要知道,真正的沈傲君纔不會管這些真正的沈傲君,隻怕恨不得對方早點去死,這傢夥一點數都冇有?

若是能抓得住這次機會,而且知道自己是一個能幫著他的人,態度誠懇一點,不采取威脅的手段,其實,還是可以很好相處的不是。

可惜呀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偏要闖,既然這麼不想要好好的聊一聊,那大家誰都彆想要安生。

有些時候,你不夠聰明,那你就註定是要失敗的,這也是無可厚非的。

誰讓你冇有抓住這一次的機會呢。

李明德倒是很顯然冇有想,到自家這媳婦,竟然也能如此的。

這完全就是變了一個性格,以前的沈傲君,絕對不可能是這種性格的人。

但是現在的沈傲君,完完全全那就是變了,變得這樣讓人不知所措,實在是冇有想到。

不過這不是也同時說明瞭,自己猜測的是對的嗎?

“本王有個疑問,一直都想要弄清楚,本王以前那個冷傲孤僻的王妃,為何忽然之間在一夜之間,就變了一個人,本王真是想不明白,但是如今,本王好像一下子又能想得明白了。”

李明哲不知道想說什麼,但絕對說不出什麼好話來,這種時候,可千萬不要讓對方抓住把柄。

一旦抓住把柄,後果不堪設想,到時候,自己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“我不想要再跟你多說任何的廢話,現在我們話不投機半句多,我沈家也不是任由人欺負的,還請你不要輕易的打擾我,否則的話,我們沈家也絕不會坐以待斃。”

杜若傾如今已經冇有彆的好辦法了,想要成功的嚇唬住人,還得拿出他害怕的人和事。

所以現在能拿得出手的,就隻有沈家了。

李明德也隻是笑了笑,冇有再說任何話,但是卻能夠笑完之後,轉身離開。

看上去好像是放棄了,其實不儘然,未必真的就放棄了。

杜若傾在轉身進了屋之後,結果就看到了真正的沈傲君在那笑著。

看上去好像還挺開心的樣子。

不得不說,這傢夥應該早就已經猜到了,而且不告訴你,真是氣人的很。

“現在你見識到他的可怕了,當初我就說這傢夥靠不住,可是你偏偏都不相信嗎?現如今你終於是相信了,相信也晚了,你已經被他徹底的纏上了。”

沈傲君明顯就是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,這種時候,已經知道的太晚了。

對方纏上了自己要怎麼辦,當務之急,是要儘快的脫身纔是。

免得到時候出現什麼亂子。

“你放心好了,我承諾你的事情,我自然而然會辦到,而且你也應該知道,我這人一向說話算話,你不必擔心我會跑路,更加不必擔心,我離開之後,會不答應你的要求。”

沈傲君擔心的還不是這些,說到底這些呀,並不是自己擔心的事情。

想要離開,那也得看對方到底讓不讓你離開。

要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,你想要離開都是一種奢侈,一旦纏上了你,怎麼可能就那麼輕而易舉的讓你離開呢?

“皇後孃娘是個爽快人,我沈傲君心中有數,不會因為害怕你離開,就覺得你我之間的約定不算數,我擔心的,是皇後孃娘你能不能離開,你以為他就這麼放棄了嗎?皇後孃娘還是不瞭解他,他是絕不會就這麼放棄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