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傲君這話說完之後,他簡直覺得頭疼的很,怎麼會招惹這樣的一個人?

這麼些年,也算是看人無數,竟然被這樣的人看走了眼,看樣子今日算是栽到這兒,隻不過要發射信號,找人來相救了。

這種丟人的事情,可千萬不能傳出去,一旦傳出去,後果不堪設想。

等到了晚上的時候,果然新的問題就出現了。

李明德竟然請來了一個戲班子,而且讓人家來到院子裡唱戲,唱的什麼戲呢?

唱的是一個全天下權力最大的人,竟然千裡找媳婦兒的一場戲。

杜若傾當時就覺得問題嚴重了。

這件事情隻怕是越演越烈,而且已經冇有辦法控製了。

李明德很顯然知道了些什麼,並且是有打算要跟自己攤牌的?

就在這個時候,自己進屋之後,冇過一會,李明德手底下的人,就已經來叫人了。

再次走出來之後,李明德看了一眼自家的王妃,接下來可是好戲上演的時候。

外麵的摺子戲,唱了一出又一出,李明德一直都一言不發。

沈傲君坐在一旁,也隻是淡淡的在看這戲,就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樣。

兩個人都是那樣聰明的人,也都知道這場戲意味著什麼。

但是彼此雙方誰都冇有說話,一直等到這齣戲唱完之後,李明德才忽然之間開口。

“王妃是不是覺得,這故事還是挺感人的,其實啊,本王也不想要如此對你,但是你最起碼也得跟本王說一句實話,你到底是誰呢?又為什麼來到本王的身邊,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?你總得說清楚。”

李明德以為自己抓住了真相,所以纔會在這裡說著這樣的一番話。

其目的也很明顯,不過是想要知道對方是誰而已。

卻不曾想,有些時候,有些話是不能說的,一旦破了這個棋局,到時候那就是很恐怖的。

“臣妾真是不懂,王爺到底想要說什麼,從王爺娶了我的那天起,就一直在看我不順眼,我也能夠理解,畢竟我不是你所心愛之人,你不喜歡我也是應該的,你心裡麵喜歡的是我那個妹妹。”

沈傲君舊事重提,畢竟人家也不是啞巴。。

對方都已經問到這些了,難不成還要一直在這被人欺負不成?

沈家的獨女,從來都不是軟弱無能,曾經那也是上過戰場的,知道人心險惡。

誰冇有年少過,但是誰又期望著自己的丈夫,心裡麵有著彆的女人呢,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,這可是一生的恥辱。

“你到時候會轉移話題,可我們今天說的並不是這些,你到底是誰,你應該心裡麵清楚。”

沈傲君就知道李明德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事情,所以今日是來算賬的。

這傢夥隻有猜到了對方的身份,所以纔會這麼有把握,卻不知道,有些時候,猜到了冇有用的。

“看來你吃醉了酒,都有些胡說八道了,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樣問,但是我也不想要跟你說那些,等你什麼時候清醒了,什麼時候再來找我談。”

沈傲君這話說完,緊跟著就站起身來,李明德當然是不依不饒的,說什麼,都絕不會輕易的放對方離開。

隻見他猛地站起身來,一把抓住了沈傲君的手,強迫對方強行的留下來。

都到了這種地步了,竟然還想著說假話,還真是可笑。

殊不知自己早就已經猜到了對方是什麼身份,自己心知肚明,到了現在了,想著金蟬脫殼,隻怕是太晚了。

好不容易抓了一條大魚,冇準,對方能夠幫助自己做很多的事情。

“皇帝都已經來了東海,你就算是不承認又有什麼用呢?要知道,如今不管你是不是承認,都冇有用,你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事情,那就是跟我合作,如此,你纔有可能會成功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