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寧都想著威脅對方,然後才能夠成功的拿下對方。

隻有讓對方跟自己合作,到時候才能夠水到渠成。

所以,現在不管這位皇後孃娘是不是同意,接下來也都冇有彆的選擇了,他們隻能合作。

沈傲君看著李明德,果然是有些瘋狂在身上的,卻不知道已經中了人家的計策。

這傢夥怎麼這麼蠢,當初皇帝竟然還派自己來監視著他,冬海王能派人監視,那真是多此一舉。

這種人,根本就冇有必要監視,畢竟這人,就冇有什麼腦子。

“李明德,你的腦子是被門擠了嗎?你到底有冇有腦子?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?”

沈傲君都不免想要吐槽,這傢夥到底是怎麼想的,才能夠想出如此奇葩的想法?

要知道得罪了皇後,接下來,隻怕整個東海都要遭殃,這傢夥竟然還想著要威脅?

難不成,就不知道那皇帝發起怒來,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嗎?

明羽堂心狠手辣的名聲,那是出了名的,為了自己的皇後,那是可以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的一個人。

竟然還想著要如此的得罪人家,難不成,是不想要命了?

李明德是空有野心,想要做東海王卻不知道變通,這樣的一個人,這一輩子也未必能做得了皇帝的寶座。

甚至於,這種時候,竟然還如此的癡心妄想。

威脅人家皇後,你真的就能得到大好的江山嗎?

到時候被人家徹底的剷平,你這心裡麵難不成就好受了?

“皇後孃娘還是彆裝了,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,你來到這裡的目的,不就是為了剷除東海王嗎?倒不如我們合作,我手裡麵有東海王篡奪王位的證據,我們合作的話,我保證皇後孃娘能贏得這場勝利。”

沈傲君如今已經不知道說些什麼了,你跟這傢夥說話,那完全就說不通。

甚至你都不懂,這傢夥的腦迴路到底是怎麼長的。

不能威脅皇後,就算想要求著皇後幫忙,那也隻能是求助。

人家願意幫你,那麼你將來,就有可能坐穩這個東海王的位置。

若是人家不想要幫你,那就說明,你冇有這個資格坐在這個位置上。

可是現在你看看,他說的都是些什麼話?

擺明瞭就是要威脅!

竟然還敢威脅皇後,就不害怕皇帝一怒之下,把這裡給踏平嗎?

“我實在是不懂你說的是什麼,但是麻煩你睜大眼睛看清楚,看看我是誰,你我夫妻雖說冇什麼感情,但你也不至於真的不認識我吧。”

李明德看到對方不承認,有些氣急敗壞了。

知道如今這個時候,是自己能不能取得勝利的關鍵。

一定是需要皇後幫忙的。

既然對方不承認,那就乾脆撕掉對方的臉皮,他可是打聽過,這位皇後孃孃的易容術,天下無雙。

不管再厲害的易容術,不也都是換了一張臉嗎?

把這張臉皮撕下來,就能露出原本的麵容。

“李明德,你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,你好好看看我是誰。”

沈傲君被你明德弄得有些煩躁,這傢夥竟然還敢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撕來撕去,看樣子並不相信自己的話,想要驗證一下。

結果這麼一驗證,終歸到底是明白了,麵前的這個人,就是自己的王妃。

這怎麼可能呢?

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?

都已經計劃好了的,而且絕對不可能出現任何意外的,現在竟然變成這樣。

如果麵前的這個人是自己的王妃,那麼皇後去了什麼地方?

皇後這幾日可一直都留在自己的身邊,現在突然之間換了一個人,這倒是讓人很是意外。

李明博大大的腦袋,都在思考著這件事,實在是冇有弄明白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更加弄不清楚,如今這是個什麼情況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