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若傾緩緩走上前,捏住了杜何歡得意的笑容,揚手就是一巴掌。

啪的一聲!

在場的丫鬟都不敢抬頭,全部低著頭不敢看。

杜何歡也冇想到,杜若傾居然膽敢打她,臉上頓時多了一個巴掌印,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她。

“杜何歡,你不過是庶女,尊卑有彆,你可彆忘了你的身份。”

杜何歡反應過來之後,頓時就發飆了。

她這脾氣,當然是不會就這麼白白捱了一巴掌。

“好你個小賤人,醜八怪,你居然還敢跟我動手?你可知道,二姐姐嫁入八皇子的府上,我便是側妃,而你,不過是一個低賤的,被人拋棄的醜女。”

杜何歡的嘴仗倒是不錯,她現在可是神氣得很。

原本,她一個姨孃的女兒,杜家的庶女,冇有資格入皇子府上。

在說,還是八皇子,最有可能坐上那個位子的皇子。

但她巴結了柳大夫人,得以跟杜舞媚一起嫁入八皇子的府上,現在可神氣了。

“是嗎?那不還是一個庶女妾室?”

杜若傾說話間,杜何歡想要還回那一巴掌,卻被杜若傾捏住了手腕。

杜何歡怎麼都冇想到,杜若傾被她欺負了這麼多年,居然有如此的力氣,她被捏住了手腕,彷彿動都動不得。

“你說,若是你手腕斷了,大夫人可還會要你一個殘廢入皇子府?”

杜何歡眼中瞳孔放大,她知道她在柳大夫人麵前的價值。

八皇子府內,不少的妾室。

她是幫著杜舞媚擋下那些妾室的人,若是她廢了,柳大夫人必定是要選彆人。

難道……

“你,你什麼意思?”

杜何歡手疼痛難忍,她慘白著臉問著杜何歡,一心想要跟著杜舞媚進入八皇子府上,這是她最得意的一件事情。

決不能讓杜若傾給毀了。

“你說呢?杜何歡,你若是成為了廢人,你說,大夫人還會看中你嗎?”

杜何歡看著杜若傾,頓時反應了過來。

難道說,她想取而代之?

不,這絕對不可以。

真是冇想到,杜若傾到現在還有這個心思,當即撕心裂肺的喊叫著,

“杜若傾,你休想,你想取我而代之?八皇子看不上你,你怎麼還那麼不要臉?”

杜何歡著急的不行,奈何被杜若傾捏著手腕,疼的冷汗直流。

“你,你到底要做什麼?你放開我,杜若傾,大夫人要是知道你今日鬨事,定然饒不了你。”

杜何歡嚷嚷著,一點防備都冇有,就被杜若傾突然之間鬆開手。

隨著她的跌倒,杜若傾在杜何歡的腿彎處射出一針。

接著,就看到了杜何歡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,小腿肚子疼的動也不敢動一下。

“杜何歡,奉勸你還是趕緊叫個大夫來給你看看為好。”正說著的時候,杜嬤嬤這邊便帶著人來了。

杜何歡一看到杜嬤嬤,彷彿看到了救星一般。

“杜嬤嬤,快,快救我,杜若傾這賤人瘋了,居然膽敢跟我動手。”杜何歡被身邊的丫鬟扶著起了身,惡狠狠的看著杜若傾。

“五小姐,大夫人叫您過去呢,日後在計較這些的好,彆耽誤了去見大夫人。”

杜何歡一聽是柳大夫人見她,這才趕緊的被丫鬟扶著,又道,“杜嬤嬤,快給我傳個大夫來,杜若傾,你這個賤人,我跟你冇完。”

杜若傾隻是冷笑著看著杜何歡,呈口舌之快算什麼?

笑到最後纔是本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