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華閣內可真是熱鬨的很。

整個風華閣的下人都趾高氣昂的,畢竟,八皇子跟華貴妃送來的禮物堆滿了整個風華閣的大廳。

有些,都是先皇賞賜的,華貴妃也直接賞賜給了杜若傾,不得不說,就連沈老太太都覺得杜若傾此刻的風光,是比整個帝都的女子都要耀眼。

“八皇子這是何必呢?我不過是一個冇有母親疼,並且不受寵的嫡長女,用不到這些好東西的!”

杜若傾說的自己好像是不敢接受這些好東西,弄得八皇子愣住了。

紅玉傻乎乎的美反應過來,倒是梅三娘,接著杜若傾的話道,“八皇子,您有所不知啊,往常我家小姐有什麼好東西,都會被二小姐跟五小姐搶走……”

“放肆,誰讓你在八皇子麵前嚼舌根自的?”

杜若傾彷彿在訓斥梅三娘,其實不過是在告訴八皇子,這個杜家,冇有人會希望她好。

從而,給他生出一種讓要保護她的錯覺。

“彆怕,有我在,冇有人可以搶走你的東西!”

八皇子看著杜若傾,就好像是守護什麼小貓小狗一樣,不過是可憐罷了。

相對比八皇子,杜若傾其實更喜歡明羽堂,最起碼,那是一個將滿心算計寫在臉上的人,最起碼知道他想要什麼。

如此,他們纔可以坦誠相待。

而對於八皇子,杜若傾隻能利用。

“也包括八皇子嗎?二姐姐對您的真心,八皇子應該也清楚吧,我跟八皇子,應該保持距離!”

八皇子很顯然愣住了,他其實對於杜舞媚還是很喜歡的,當個妾室也是無妨的,但現在必定不能說出來。

杜若傾是他好不容易纔哄好的,現在當務之急,還是裝一裝的好。

“她怎麼能跟你比呢?本皇子自然是心悅於你!”

八皇子說完之後,躲在門口的杜舞媚聽到八皇子這番話,自然是傷心不已。

這麼一個動作,讓八皇子也知道杜舞媚在偷聽。

“八皇子,臣女對您是真心的!”

可憐了杜舞媚那般淒淒慘慘的小模樣,杜若傾冷笑道,“八皇子,您還是先跟我二姐姐解決了之後,再來跟臣女表白吧,臣女可不會奪人之愛!”

八皇子跟杜舞媚兩個人離開風華閣,紅玉才進來,嘟囔道,“這八皇子一邊跟小姐表白著,一邊又跟二小姐糾纏不清,怕不是有想同時迎娶兩個吧?”

畢竟,之前杜舞媚要嫁給八皇子的時候,五小姐杜何歡不也是內定的八皇子妾室嗎?

“或許吧!”

杜若傾自然知道八皇子不是那種癡情之人,選擇她也是因為華貴妃的意思罷了。

不過,這華貴妃還真是一個決斷的人,看到她腦子清醒之後,當機立斷的就棄了杜舞媚。

“那小姐可不能嫁給八皇子,這日後不知道得多傷心呢!”

紅玉剛開始還覺得八皇子不錯,但是現在卻覺得,八皇子並不好。

“傻丫頭,小姐從一開始也冇打算跟八皇子有什麼啊!”

梅三娘端來一碗燕窩,她自然清楚自己家小姐的心思。

說白了,杜若傾從一開始,怕是就冇打算跟八皇子有什麼牽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