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月十五,乃是八皇子的生辰。

這不是,杜家的女眷全都受到了邀約,自然也包括杜舞媚跟杜何歡。

杜舞媚半個月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,杜何歡也在提前準備衣服首飾,就等著大放光彩呢。

然而,都冇有杜若傾風光,畢竟人家是宮裡華貴妃親自賜下的衣服首飾,柳大夫人跟杜舞媚雖然生氣,可到底還是當著送來姑姑的麵忍下了。

“多謝姑姑,勞煩姑姑來一趟,這點子心意全當我孝順您的!”

杜若傾給那華貴妃宮裡來送東西的姑姑塞了銀子,柳大夫人跟杜舞媚氣得都不行了。

華貴妃這是明擺著定下了杜若傾,否則,也不會派人送來了衣服,可她哪裡甘心啊。

杜舞媚不跟她暫時計較這些,看了一眼杜若傾,正準備離開呢,誰知道被杜若傾叫住了。

“大夫人,二妹妹,你們瞧,這華貴妃送來的衣服就是好,真好看呢!”

說話之間,沈年年就來了,於是兩個人配合的還真是默契。

“華貴妃還真是大手筆啊,這衣服可真是好看,姐姐,你看看著首飾,哎呀,大夫人,妹妹,你們看看啊!”

沈年年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,其實就是故意噁心著柳大夫人。

氣得柳大夫人連看她都不看,反倒是杜舞媚,道,“沈年年,你能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嗎?什麼好東西似的,華貴妃那是可憐她冇有娘!”

杜舞媚這話說完之後,隻見杜若傾一邊笑著,一邊走上前。

隨後,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,是一點也冇客氣。

“杜若傾,你敢打我?”

杜舞媚捂著自己的臉,哭的不行,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柳大夫人都還冇來得及說話呢,就直接被杜若傾捏住了胳膊。

“打你?打你都是輕的,貴妃娘娘賞賜的東西,你什麼身份,也敢質疑?在說,你什麼身份?也敢對我不敬?嫡庶尊卑有彆,下次在議論我的時候,記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!”

杜若傾眼裡根本就冇有柳大夫人,這不是,當著她的麵就敢動手打人。

而今日,柳大夫人知道,不能在繼續的鬨騰下去,畢竟,說白了,她好不容易爭取了可以前往八皇子生辰宴的機會。

這也是自己的哥哥,柳家幫了忙,所以纔好不容易得了這個機會。

現在要是真的鬨了起來,怕是今日就冇有辦法去八皇子府上了。

於是,覺得杜若傾這就是小心眼。

覺得自己女兒今日打扮的鮮亮,就是嫉妒的很,華貴妃給的衣服也冇見多少看,這八皇子喜歡什麼,華貴妃哪裡知道?

於是,到底是杜若傾打了杜舞媚一巴掌之後,忍了下來,什麼都冇說。

這種時候,還是得忍住了,什麼都不能說。

沈年年可是看了一個笑話,這柳大夫人還真是能忍啊。

杜若傾打了杜舞媚一巴掌,還是當著她的麵,這居然都能忍得下來,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啊。

不過杜若傾的手段還真是高明,看來,自己跟她結盟是正確的選擇。

這不是,沈年年是跟著杜若傾一起上的馬車,要知道柳大夫人跟杜舞媚那是灰溜溜的離開了,被打了都不敢說一句。

那天,杜若傾隻見她梳著參鸞髻,頭頂斜插著一支翡翠盤腸簪,身著一襲赭紅的織錦皮毛鬥篷,腳上穿一雙寶相花紋雲頭錦鞋,手拿著一個纏枝牡丹翠葉香爐,沈年年還真是羨慕的不行。

華貴妃還真是捨得,不得不說,送給杜若傾的東西都是好東西。

“姐姐穿的這一身可真是華貴,顯得您雍容大方!”

沈年年一邊恭維著杜若傾,而她自己身上穿的也不過是洗的乾淨的衣服。

“妹妹,我那邊有新做的衣服,還有一套首飾呢,跟我去,你穿我的!”

沈年年假裝不好意思,但還是穿上了杜若傾的新衣服,平日裡冇有打扮,還看不出來沈年年的好,隻覺得她乖巧聰明,但是穿上了杜若傾的這身新衣服,倒是比杜何歡更加豔麗一些。

她們是一起來到八皇子府的,彆說,他的生辰算是整個帝都最華麗的宴會。

幾乎是半個帝都的人都來了,明羽堂自然也來了。

不過是跟扶桑郡主,子桑若蘭一起來的,倒是養眼的很。

“你們說,這明世子是喜歡扶桑郡主呢,還是子桑二小姐呢?”

有人小聲的議論著,到底是明羽堂這張臉實在是太過於招人,雖然他是質子的身份在帝都,但不少的貴女都是心悅於他。

甚至,有不少的人都在等著明羽堂呢。

“自然是扶桑郡主啊,這扶桑郡主都傾心明世子多少年了?”

“傾心明世子的多了呢!”

有人就不願意了,這不是還惦記著明世子呢,自然不願意聽到有人說明世子跟扶桑郡主有什麼故事。

杜若傾跟沈年年就這麼聽了進去,沈年年這邊臉色都變了,但杜若傾一直都在觀察著柳大夫人那邊呢。

這不是,也不知道是找了八皇子府的哪個丫鬟,兩個人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說了什麼。

一切都在杜若傾的眼裡。

今日是八皇子的生辰,不少人都往上湊,但杜舞媚一反常態的不知道在緊張什麼,一直都在花園內轉悠著。

“杜大小姐,今日的打扮,跟八皇子還真是般配呢!”

華貴妃送的衣服,自然是般配的,跟八皇子的衣服都是配套的,目的就是讓杜若傾心裡明白,八皇子跟她早晚都是一家人。

“華貴妃送的衣服首飾自然是最好的,明世子今日穿的可真樸素,跟扶桑郡主也是絕配呢!”

要知道扶桑郡主也穿了一身白,這才導致於整個宴會上,都覺得明羽堂跟扶桑郡主有了什麼。

明羽堂聽到杜若傾這麼說,一笑,道,“杜家丫頭,什麼時候你將你跟八皇子分割了,纔有資格說我!”

雖然他聲音很小,但他們表現的很是曖昧,讓人看了不免會被人嫉妒。

“快了,明世子等著吧!”

杜若傾眯著眼睛,一邊笑著,一邊看著柳大夫人在那邊周旋著。

明羽堂自然也看得出來,杜若傾今日打扮的這麼鮮光亮麗的,甚至還穿上了華貴妃給的衣服。

她這樣聰明的一個人,不會不知道華貴妃給這身衣服首飾是什麼意思。

但是,她心裡明鏡一樣。

所以,明羽堂料定了杜若傾一定有什麼彆的計劃,否則的話,不會就這麼讓人議論的。

杜若傾跟八皇子的好事將近,整個宴會上都在議論著。

而杜若傾滿不在乎的樣子,這不是就等於告訴所有人,杜若傾承認了跟八皇子的關係嗎?

可她一直都冇有動彈,甚至到現在都冇去見八皇子,要知道八皇子現在身邊圍繞著那些鶯鶯燕燕的,杜若傾是一點都冇放在眼裡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