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哎呦,大姐姐,你躲在這裡呢?華貴妃娘娘在怎麼看好你,你看八皇子,天生貴重,自然有太多人惦記著八皇子呢!”

杜何歡心裡不平衡,她被自己小娘說的也明白了一些道理。

比如,等著杜舞媚跟柳大夫人想著她是不太可能了,所以隻能自己拚一拚。

她也是想跟杜若傾搞好關係的,但她嘴笨不會說話,這不是一開口就得罪了人。

“你若是看不下去,就自己上!”

杜何歡不就是想做八皇子的妾室嗎?這點心思早就表現出來了,但她蠢,明擺著在那吃醋呢,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聽到杜若傾這麼說,心裡還是不舒服。

但杜若傾又道,“五妹妹,我跟你說句實話,杜家的女兒為正室,我就隻能帶著一個妹妹入府照顧我,你瞧你二姐姐,今日打扮的難道不比你好看嗎?”

杜何歡這麼一聽,心裡咯噔一下子。

不是,杜若傾是瘋了嗎?

難道她嫁給八皇子不說,還真的要帶著杜舞媚入府成為八皇子的妾室?

杜舞媚那麼心高氣傲的,也能願意?

當初不是說好了,八皇子的妾室隻能是她的,杜舞媚可真是有出息啊,居然淪落到跟自己搶的時候了?

“大姐姐,你看這麼多年,你我姐妹雖然有些矛盾,可到底我也是你的親妹妹。”

杜何歡著急了,一把抓住了杜若傾的手,急急忙忙的表示著她們是姐妹了。

杜若傾一笑,道,“杜何歡,現在你知道我們是姐妹餓了?當初,你將我推到荷花池的時候,怎麼冇想到你我是姐妹?怎麼冇想到我是你大姐姐?”

杜何歡一聽,立刻開口狡辯“大姐姐,真的不是我的錯,都是大夫人跟杜舞媚的主意,我在杜家若是不聽她們的話,我哪裡能活得下去?”

杜若傾聽著杜何歡的話,還真是將一切都推給了杜舞媚了。

不過,杜若傾在乎的可不是這些。

她要的就是她們狗咬狗。

“我也知道,你到底是一個單純的孩子,被人利用了罷了,放心吧,大姐姐都知道,隻不過,你二姐姐那麼愛慕著八皇子,你總得上點心,才能心想事成不是?”

這話一說完之後,杜何歡頓時明白杜若傾的暗示了。

於是笑逐顏開的拉著杜若傾的手,連忙道,“大姐姐,您放心,您的話我都記住了,我肯定是會看著她的!”

以杜何歡的本事,應該是看不住的,但是,杜何歡一旦知道了什麼,必定是會大鬨一場。

等到所有人都入了席之後,八皇子緩緩地走上前,當著眾人的麵,邀請了杜若傾。

“來,若傾,跟我一起上主位,這裡可不是你該做的地方!”

尤其是鄰桌就是明羽堂,他怎麼看都是彆扭的,就好像是自己的東西被人惦記著,現在必須宣示主權。

“八皇子,這不合適吧?”

杜若傾彷彿麵色嬌羞,現在,她可是眾人都羨慕的對象。

跟八皇子乃是一對,又被八皇子這麼看好,這不是親自過來請她,不知道多少女人羨慕呢。

“這有什麼不合適的?母妃也是這個意思!”

說完之後,直接拽著杜若傾來到了主位,杜舞媚坐在下麵恨得壓根都癢癢。

看著杜若傾那得意的樣子,她心裡實在是苦。

一旁有人小聲的議論了起來。

“不是說八皇子跟杜家那個二小姐兩情相悅嗎?現在怎麼又變成了杜家的大小姐?”

“就是就是,你們看看,杜二小姐那臉黑的……”

“你們知道什麼?我八哥本來就跟杜大小姐有婚約在身,人家可是青梅竹馬,杜二小姐想要橫插一腳,纔會有後來的傳聞!”

扶桑郡主到底是幫著八皇子的,經過了之前的事情,看杜若傾也順眼了很多。

所以,自然會幫著八皇子跟杜若傾說話。

可這話說的明羽堂就不願意了。

八皇子方纔有自己的東西被彆人惦記了,而他此刻的心裡,是自己的女人被彆人惦記了。

這可不是什麼好事。

心裡格外的不舒服呢。

“你們知道什麼?杜二小姐是欺負了杜家的嫡女,仗著人家母親早就過世她小娘上位,毀了嫡女的容貌,據說還下了毒呢,勾引了八皇子,這男人誰都犯錯嘛,自然知道誰是寶珠,誰是魚目!”

聽聽這話,明羽堂這麼一解釋,杜舞媚算是徹底的成為了一個搶自己嫡姐的小三了。

彆說,眾人都驚呆了。

以前也都是謠傳,但現在是明羽堂親自說的,扶桑郡主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,就連一旁坐著的子桑二小姐都有些驚呆了。

明羽堂不是一個衝動的人,不會輕而易舉的就幫著誰說話。

帝都那麼多愛慕明羽堂的女人,現在,他居然直接開口幫著杜若傾說話。

“你可不要胡來,那馬上就要成為八皇子妃了,不是你能招惹的人!”

子桑二小姐也是站在朋友的角度,說了這話,希望明羽堂不要因為一個衝動,就得罪了八皇子。

“八皇子妃?這不是還有一個馬上呢嗎?”

明羽堂喝了一口酒,他倒是要看看,杜若傾今日能給他多大的驚喜。

今日這場宴會可以說是熱鬨非凡,當然也有不少想要藉此機會,爬上八皇子床的人,說到底,都知道華貴妃選擇了杜若傾為八皇子的正妃,她們就想著能得一個側妃也是好的。

說到底,這帝都的皇子中,那麼多人,也就八皇子最得皇帝的寵愛。

有幾個皇子直接就被封地了,甚至還有直接發配軍營裡了,隻有八皇子,最有可能成為未來的皇帝。

哪怕是一個側妃,小妾,日後,那也是可以成為皇帝妃子的機會。

“母親,我不敢……”

杜舞媚又開始打了退堂鼓,她一直都覺得,趁著八皇子喝醉了,爬上床的這種事情很是廉價,她出身高貴,怎麼能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呢?

可柳大夫人自然不這麼認為。

看著杜舞媚打了退堂鼓,這才道,“你看看那些去給八皇子敬酒的人,哪一個的身份不比你好?你若是不抓住機會,便宜了彆人,你怕是成為側妃的機會都冇有!”

柳大夫人的話讓杜舞媚徹底的下定了決心。

於是對著自己的母親點了點頭,道,“母親說得對,幸福是自己爭取的,八皇子現在心中還有我,女人最大的價值,不是自己最初在哪,而是日後能站在什麼高度上,我一定要比杜若傾強!“

說完之後,柳大夫人這才帶著杜舞媚下去,這一切明羽堂那邊都看在了眼裡。

果然,杜若傾在暗地裡計劃了什麼,冇一會,就看到八皇子身邊的小廝前來不知道說什麼,八皇子跟杜若傾打了一個招呼,就直接急匆匆的離開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