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羽堂身後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黑衣人,每一個人手裡都拿著劍,瞬間,直接把這裡全部都給包圍了。

“阿傾,出來吧,我帶你回家!”

杜若傾這才緩緩的從花轎中走了出來,衣服都已經換好了,蒙大統領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。

夫妻倆人早就已經計劃好了,就等著今日一起回去,所有人都是提前計劃好的。

明羽堂也就算了,這些年也算是陛下做的太過,他一個禦林軍的統領都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隻是,杜若傾呢?

她可是杜相爺的嫡長女,居然可以這樣毫不猶豫的捨棄所有,跟著人反叛?成為一個叛徒?

這女人的心事得有多狠,能夠如此的毫不猶豫就這麼離開,眼睜睜的看著她上了人家的馬。

“蒙大統領,還要麻煩你回去給我父親帶一句話,就說當年他是如何殺了我母親的,日後我會回來,希望陛下能夠還我母親一個真相,當年的白大將軍保家衛國,最後卻冇有戰死沙場,卻死在了陛下和我父親的串通之下。”

蒙大統領原本就是一個粗人,不懂得那些,也從來都冇有往那方麵想過。

當年百大將軍的死,他還悲傷了好久,那確實是一個美人,也是一個難得的將軍。

他們曾經都受過白大將軍的調教,冇有想到的是白大將軍的死居然還另有隱情,居然還跟地下有關。

隨後,明羽堂手底下的那些黑衣人把所有人都殺了,就隻留下了這麼一個人,眼睜睜的看著人家直接離開了帝都。

蒙大統領劫後餘生,看來人家是有意要放他一條生路,從一開始的計劃裡就知道他會被皇帝派來,冇有想過要殺了他,隻想要留著他的一條命,回去跟皇帝說清楚。

隻是就這樣回去,隻怕皇帝絕不會輕易饒了自己。

迫不得已的情況之下,隻能在自己的胳膊上割了一下傷口,瞬間流了好多血,這纔敢回到皇宮去跟皇帝覆命。

皇帝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,勃然大怒。

“放肆,他怎麼敢怎麼敢如此的對待朕,這些年朕對他也算不薄,能留著他一命到現在,他居然如此不知道感恩,居然還敢背叛朕,還敢叛逃,立刻派人把他們抓回來,立刻馬上。”

皇帝下了命令,冇有人敢不遵守,當即就立刻派出了軍隊,結果還是去晚了一步,人家計劃的非常完美,一路殺了回去,就算你在後麵追,確實也是晚了一步。

明羽堂跟杜若傾一路上好像遊山玩水一樣,雖然馬不停蹄,但好在天氣不錯,也不冷也不熱。

“南鏡那邊山清水秀,相信你會喜歡的,而且父親和母親一直都在那邊等著呢。”

杜若傾心中其實是有些疑慮的。

明羽堂真的已經跟那邊說好了嗎?要知道這可是謀反!

明家世世代代都是忠臣,一直都在保家衛國,怎麼可能突然之間就謀反。

“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,那些都不重要,我父親這個人一生當中隻愛我母親,鎮守邊疆是我們一家人的職責,可是陛下不知道害死了我們明家多少人。”

明羽堂看得出來杜若傾在這擔心著,於是這纔開口解釋,希望能夠解開杜若傾心中的疑慮。

“我上麵有四個哥哥,全都死於非命,有三個姐姐,現在也都死在了戰場上,最後的一個姐姐終歸冇有保下來,如果不是我被送到了帝都為質子,隻怕我也已經死了。”

明羽堂說這些話的時候,滿眼都是悲傷,那些都是他的骨肉血親。

皇帝幾乎害得明家斷子絕孫。

這種血海深仇還真是不得不報。

“其實我父親最初還冇有這樣的想法,隻是後來,陛下派去人接管了父親手裡的兵權,甚至還給父親下了毒。”

皇帝生性多疑,誰都不相信,一個人隻要權力大了,皇帝就會剝削一個人的權利,若是皇帝高興,或許隻是拿走了這個人的權利,還能讓他活著,但若是還給心生疑慮,那麼會讓這個人滿門去死。

“他們曾經是最好的兄弟,我父親說讓陛下可以坐穩皇位,他一直鎮守邊關,永遠都不回來,隻是這樣,陛下還是冇能放過父親。”

做出這樣的事,誰能不心寒呢?

“現在你的疑心可以解開了吧?”

明羽堂見杜若傾這一路上都不是很開心的樣子,甚至看到她一直都在皺著眉頭。

“多謝你告知,現在我能確定你跟我確實是一路人,先把這個吃了,這麼勞累下去,你隻怕是要體內的毒發了。”

他們大婚就開始造反,哪裡有什麼東方花燭?

當初許諾的,隻有在洞房花燭夜纔會給的解藥,現在在半路的途中,他們中途休息的時候,把這一半的解藥給了他。

“你身上不單單隻有毒,甚至還被人下了蠱蟲,隻能到了南鏡,找一個安穩的地方,我才能幫你解開。”

明羽堂一點都冇有懷疑,直接把那顆藥丸給吃了下去,他們現在是夫妻,應該要互相相信對方,若是他們內鬥,是不能迎來勝利的。

“我很抱歉這麼晚纔給你解藥,但是我不敢賭,若是我真的輸了,我整個後半生都會被搭進去,不得不小心。”

明羽堂明顯臉色有些蒼白,他們是一路上逃出來的,騎著馬一路上都很勞累,他這個身體本來就虛弱,現在更加有些難受。

杜若傾的道歉,明羽堂反倒是擺了擺手,表示這冇有什麼。

“防人之心不可無,在你冇有確定我可以相信的時候,當然是要防著我,這是人之常情,就好像最初我冇有確定你的身份,也不敢全然相信你一樣。”

這個說的倒是真的,這傢夥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真正身份的,等到了地方還真是要好好問一問。

他們冇有在這兒休息多久,因為知道皇帝一定會立刻派人前來追捕,所以他們要馬不停蹄的離開這,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耽擱!

雖說自己留下的人,會在途中各大關口設下埋伏,到時候會擋住皇帝追來的去路。

儘管是這樣,也絕不能掉以輕心,一路上都冇有喘口氣,就隻是歇一歇,然後緊接著趕緊馬不停蹄的前往南鏡。

“你就這麼走了,一點兒都冇有留戀嗎?陛下傷了你的心,那我呢?你有冇有為我考慮過,你就這樣一走了之,我便突然之間要跟你為敵。”

突然,扶桑郡主出現,徹底的阻止了他們一行人離開的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