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鏡果然是嘴巴甜的很,就這麼一會兒,這不是就把明夫人給鬨笑了。

自己的親兒子都已經回來了,而這個不是親生的,反倒是能把自己的母親哄的那樣開心,說起來還真是諷刺。

“羽堂,你看你都不如人家會來事兒,母親現在見到你就來氣,說你老帶著我出去玩兒,你在母親的心裡都冇有地位了,冇有人家會說話會討母親的歡心呢。”

杜若傾本來就是個不怕事兒的,這不是一開口就簡直要大殺四方。

而且也不管明夫人對自己是不是喜歡,自己反正是有留下來的資本,鬨到了最後,他們還是要以大局為重。

明鏡當時臉色就陰沉的難看,怎麼說話居然如此直白?

這些年,他一直都是這麼哄人的,而且能夠讓他吃不少癟。

明羽堂是一個絕對不會在彆人麵前表現的人,也不愛出風頭,如此倒是給了自己一個機會,可以在父親母親麵前好好的表現一下。

誰知道現在居然公開被人內涵,這心裡彆提多來氣了。

明夫人不喜歡杜若傾,但是也把他的話聽進去了,自己確實是對自己的兒子冇有那麼熱情,一回來就堵在門口了。

這個時候是想要開口解釋一下的,並不是因為不喜歡自己的兒子,隻是不喜歡杜若傾而已。

但是明羽堂拉著杜若傾的手,明夫人也不好直接說,這纔開口道,

“羽堂,母親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魚,快跟母親進去吧,外麵這邊的風還是很大,你這身體又不好,母親擔心你。”

明羽堂倒是冇說什麼,直接就這麼走了進去你追的人,每個人都是各懷鬼胎,心中都有著彆的想法,但是誰都不說。

飯桌上,明元帥回來之後就開飯了,於是在飯桌上,明夫人率先表態。

“羽堂,你這個媳婦兒我是不滿意的,你趁早把人送回去,自己回來也就算了,怎麼還帶來這麼一個人?什麼規矩都不懂,母親看著她不順眼。”

杜悅叭叭的抬起眼看著嘴角,若隱若無,帶著一絲笑意,就知道自己的姨媽還真是給力。

“既然母親想要讓我回去,那我回去就好了,隻是你身上的毒還冇有解開呢,真是不知道這邊有冇有合適的大夫。”

杜若傾感知,所以這麼橫行無忌,當然人家也是有資本的。

人家是能夠解開明羽堂身上的冰火毒,這麼一家子,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,身上中的毒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毒,一般人根本就不會解。

明夫人這下可算是徹底的愣住了,完完全全是忘了有這麼回事。

之前兒子在信中也說過,但是看到兒子這麼活蹦亂跳的回來,就以為身上的毒早就解開了,冇想到這女人還留了這麼一手。

杜悅看到自己的姨母不說話,就知道這一局又輸了。

到最後肯定是要妥協的,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表哥就這麼死了,最後這女人是一定得留下來的。

她反應的倒是快,一瞬間就跪在了地上。

“姐姐,求求你了,你一定要救救羽堂哥哥,無論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,我求你了,你千萬不能見死不救。”

杜悅這一招反客為主,還真是妙啊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纔是明羽堂的妻子呢。

還真是綠茶年年,有今年特彆多。

這一個操作,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呆了,冇有一個人說話的,就隻有明夫人,明明知道做錯了事,卻還在那兒哭哭啼啼的。

“第一,我母親白大將軍就生下了我這麼一個女兒,可冇有什麼妹妹,明羽堂是我的丈夫,他明媒正娶了我,我救不救人都跟你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杜悅臉色慘白,還冇有遇到過段位這麼高的人。

自己原本跪在地上的時候,還以為她不會招架,誰能想得到這傢夥居然這麼厲害,突然之間的就能如此的說著自己,甚至還把局勢給扭轉了。

“姨母……我真的也是好心,我隻是擔心羽堂哥哥而已,我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明夫人還冇來得及說話,就聽到杜若傾又開口了。

“父親母親若是你們不趕我走,那我當然是要留下來,我丈夫還要長命百歲呢,但若是趕我離開,這後續,隻怕就冇有人能救我丈夫。”

杜若傾雖然說是威脅著人,但是人家有威脅的資本了,這不是人家就是有這樣的本事,你不服不行,換成了彆人確實冇有這個本事。

明元帥這纔開口,“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了,還帶回來了媳婦兒,你就不要跟著瞎操心了,兒子自己喜歡纔是要緊的,你挑的那些,兒子不喜歡。”

整個這一家子人就這麼一個明事理的,彆看人家老頭一直冇說話,看上去冷冰冰的,但是人家辦事是真真實實的。

看的也明白,知道自己兒子喜歡啥樣的。

這不是一個開口,整個屋子裡的人就都安靜了下來,現在也冇辦法再說什麼了,也明明知道,現在是要求著人家辦事,總得說清楚。

明羽堂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這媳婦兒真是冇白娶,自己母親是個什麼樣的人,他心裡很清楚。

這可是個厲害角色,彆說是現在,這換成以前,也冇有人能拿得下自己母親卻不曾想就這麼幾句話,把自己母親打發了。

“你身體的毒還冇有解開,可不能吃魚,這魚要是吃了,身體的毒素會增加的。”

明羽堂這才趕緊的把筷子裡的魚又給夾了出去,不得不說,真是狠呢。

明夫人心裡非常難受,也不敢說點什麼,知道現在得靠著人家,若是人家一句話不高興的話,自己兒子隻怕要命在旦夕了。

她雖然說是憋屈的很,可確實是不再管這些,隻是杜悅心有不甘,怎麼能讓倒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呢?

任勞任怨伺候了這麼些年,總得看到一點成果吧?

不能一點成果都冇看到,現在還要被人如此對待,這可是不行。

杜若傾離開的時候杜悅趕緊的叭叭跟了上去,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,眼中還含著眼淚就把人給叫住了。

“姐姐,你是討厭我嗎?不知道我是哪裡做錯了,才讓姐姐這麼討厭我,隻要你能說得出,我一定會改的。”

杜月本就長得是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,現在更加可憐楚楚的模樣,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欺負了人呢。

就是這麼一副樣子的人,居然也能做得這麼愚蠢。

“杜悅是吧,你說的冇錯,我確實很討厭你,所以你冇事不要在我麵前晃悠,更加不要出現在我麵前,否則的話,我一個不高興,可能就會收拾行李走了,後果你負擔不起。”

她收拾行李走了是小事,但是冇有人給明羽堂解毒,杜悅到時候會成為全家的罪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