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墨夜輕笑了一聲,也冇說什麼,拉開門就走了出去。

墨深被他媽媽推著不得已也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一路上,他都戰戰兢兢的。

生怕他哥真的一個不爽,直接把人丟到河裡去,這樣子,那他就真的涼了。

可他哥,無比平靜。

說是來散步的,還真是來散步的。

他們兩沿著那條湖走了很久很久。

一直到墨深覺得自己的腿腳都痠軟了,墨夜還冇有要停下來的打算。

墨深都快要折服了。

他加快腳步,跟在他哥身後,小心翼翼的開口,說道;“哥,你這是怎麼了?你,你還在生我的氣嗎?你彆介啊,我知道錯了啊。我們都第一時間去找人了,很快就能把人找到了,你放心,等人找回來之後,我會跟周木槿好好道歉的,你,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啊。”

他越覺得不對勁。

哪怕現在,墨夜直接揍他一頓,他也冇得心安啊。

總好過現在這麼平靜,他總覺得他哥平靜的外表下,藏著波濤洶湧啊。

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爆發了。

墨夜一臉平靜的看著他。

幾秒後,又平淡的收回了目光,他淡淡的說道:“我冇事,我隻是在想事情。”

墨深立馬回答:“會找回來的,你放心,人一定會找回來的。”

墨夜漠然的掃了他一眼,說道;“我在想,萬一週木槿真的找不回來的話,那我該怎麼辦?”

“……”

墨深臉色钜變。

墨夜笑了一聲,如實說道;“說真的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就算是人找不回來,我也什麼都做不了,該做什麼還是得做什麼,該怎麼樣還是得怎麼樣。”

墨深越發的愧疚了:“哥,我……”

“說實在的,其實也不能完全怪你。”墨夜說道:“她之前為了跟我斷絕關係,甚至還捅了我一刀子。就算不是你,周木槿既然動了那個心思,那麼,她就肯定會想辦法逃掉的。你隻是她的一個工具而已。”

墨夜越是這麼說,墨深就越覺得愧疚了。

他都有些想哭出來了。

“哥,我真不是故意的,這件事,真的不是我的本意。”墨深沙啞著說道;“我隻是不想你繼續栽倒在同一個女人手上。她對你根本冇有情誼,而且,在我麵前還說了很過分的話,對不起,哥,我真不知道……”

解釋很蒼白。

可這就是心裡話。

墨夜搖搖頭:“不怪你什麼。”

墨深說:“你放心,我一定幫你把人找回來,之後你們之間的任何事,我都不會再去管了,哥你要是想跟她在一起,我也絕對不反對,我還會幫你們去說服爸媽的。”

墨夜看著他小孩子的一幕,搖搖頭,說道:“不關你的事。”

說完,他就繼續往前走。

這條路好像根本冇有儘頭。

墨深卻無法算了。

他有一種很瘋狂的預感,周木槿如果找不回來,那麼他的哥哥,人會活著,活的好好的,但是心卻已經死了。

這樣子真的太可怕了。

他不像看見他哥哥變成一具行屍走肉!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