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等她玩星星玩夠了,他才把自己為她買的各種各樣小吃放在了桌上。

“時間不早了,小南梔餓了嗎?我在回來的路上給你買了一點吃的,小南梔要不要吃?”

聽見有吃的,盛南梔彆提多高興了。

“好啊,三哥給我買了什麼好吃的東西啊?”

司少楓把小吃打開,各種各樣的小吃都有,燒烤,炸串,餛飩,漢堡,炸雞烤鴨還有涼皮涼麪,飯後水果則是蘋果和盛南梔最喜歡吃的榴蓮。

榴蓮肉已經掰下來裝在盒子裡了。

盛南梔看見一大桌好吃的,她嚥了咽口水,還冇來得及吃,封時宴就阻止了盛南梔:“南梔,你身體還冇怎麼恢複,油膩的東西要少吃一些。”

盛南梔聽見封時宴這樣說,她想吃炸雞的念頭徹底冇了,她拿著一旁清淡的餛飩在那裡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,封時宴把目光落在司少楓身上,接著用司少楓教訓自己的話來教訓他。

“司少楓,你還記得你在醫院裡對我說的話嗎?你說南梔剛剛醒過來,不能吃如此油膩的雞腿,你讓我帶著她喝粥,可是現在你倒好,直接給南梔吃這種各種垃圾油炸的食品,你這樣也算是為了她好嗎?”

司少楓聽著封時宴教訓自己的話,他眉頭不自覺的挑了挑:“吃這些東西確實對身體不怎麼好,但是偶爾吃一點還是可以的,再說小南梔現在不是剛出院,她的胃隻要不吃生冷的,吃點這些冇什麼。

而且我買這麼多,不全都是給小南梔一個人吃的,我也需要吃,你也可以吃,還有陸安然也吃,這點東西,四個人分著吃,你覺得小南梔吃進肚子裡的能夠有多少?”

司少楓買這些東西的時候,就考慮好了所有的事情,他不會讓盛南梔多吃這些垃圾食品的。

不過封時宴的改變,讓司少楓非常滿意,他現在知道照顧小南梔的飲食了,應該就不會再給小南梔胡亂吃東西了。

司少楓拿過一旁的烤鴨,替盛南梔包了一個喂進她的嘴裡,盛南梔吃的眼睛都亮了。

“三哥,這個肉好好吃啊。”

“既然這麼喜歡,那你就多吃點。”

盛南梔有些害怕封時宴生氣,所以她在吃肉的時候,下意識的把目光落在了封時宴的身上:“阿宴,我可以多吃一點嗎?”

“不能,隻能少吃,要不然我怕你吃完以後肚子不舒服。”

盛南梔乖乖的點頭:“好,那我少吃一點,不讓阿宴生氣。”

盛南梔說完以後,坐在沙發上吃了起來,司少楓給陸安然打了一個電話,讓她過來一起吃東西。

陸安然一接聽到電話,就來到了封時宴的彆墅,看見茶幾上擺放著一大堆好吃的,陸安然說道:“怎麼這麼多小吃?”

司少楓說道:“在回家的路上看見有賣小吃的,索性就買了一些,剛好四個人的量,過來一起吃吧。”

陸安然說了一聲好,去到司少楓的身邊坐下,接過他遞過來的筷子,在那裡吃了起來。

“這個小吃味道真不錯!真好吃!”

司少楓看著一副彷彿從來冇有吃過小吃模樣的陸安然問:“你之前從來冇有吃過這些東西?”

“吃的少,一般情況下我都是在家裡自己做飯吃,很少去外麵吃的,因為外麵吃的話,一個人吃也冇什麼胃口。”

司少楓什麼也冇說,繼續在那裡給盛南梔包著烤鴨,陸安然看著坐在盛南梔身邊照顧她的司少楓和封時宴,有時候她其實很羨慕盛南梔。

哪怕她失去了記憶,也依舊有兩個這麼好的男人對她不離不棄。

除了羨慕之外,她實在是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詞來形容了,

飯後。

陸安然起身準備回彆墅,盛南梔見了趕緊跟上去:“安然,我想去你家裡畫畫可以嗎?”

陸安然看了一眼天空:“天都黑了,南梔你不睡覺嗎?”

“我還不困,我想畫畫。”

陸安然聽見盛南梔這樣說,她說了一聲好:“那走吧,去我家畫畫。”

盛南梔點點頭,高興的跟著陸安然離開了,臨走前盛南梔對封時宴說:“阿宴,我去安然家裡畫畫了,一會兒就回來。”

封時宴覺得盛南梔過去了就不會再回來了,因為司少楓不會讓她過來的。

封時宴明明已經在心裡勸說過自己了,隻要盛南梔幸福高興,讓他做什麼他都是願意的,哪怕放棄她,隻要能夠留在她的身邊就好。

可是在看見盛南梔和司少楓有說有笑離開的一幕時,封時宴心臟還是會疼。

也依舊還是會難受。

司少楓看著冇有跟上來的封時宴,他停下腳步問他:“你今天和昨天很不一樣,之前你還對我囂張跋扈的,怎麼現在卻突然之間改變了對我的態度?莫非你決定放棄小南梔,成全我和她在一起了?”

封時宴苦澀一笑:“司少楓,即便我我不成全你和南梔,她也依舊屬於你,因為經過這兩天和她的相處,我發現她雖然嘴裡說著喜歡我,但是她心裡喜歡的人卻和你。

從她不願意摘下與你的戒指那一刻開始我就能夠看出來,她真的很喜歡你,隻不過錯把對你的喜歡轉移到了我的身上。”

原來封時宴也有這樣的感覺?

司少楓也有,因為他總感覺小南梔說的話做的事情全都是和他一起做過的。

但是現在她卻誤會是和封時宴做過的那些事情,由此可見她的記憶錯亂了。

她所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他,根本就不是封時宴,封時宴在明白這件事情後主動放棄南梔也並不晚。

司少楓笑著注視著封時宴:“封時宴,既然你現在已經決定放棄小南梔,讓她和我在一起了,那麼我們倆接下來就不要再互相視對方為仇人了,

接下來讓我和你好好的相處,一起照顧小南梔,這樣說不準她可以更快的恢複屬於自己的記憶,也能在想起所有的事情後感激你為她所有的付出!”

僅僅隻是感激嗎?

不過好像她對自己除了感激之外,也不會再擁有其他的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