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先回師門也好,地階巔峰期的暴熊,可以兌換不少積分,換取丹藥夠我們修煉一段時間。”

“大師兄,那要不要也給戚師妹帶上一份。”

李峰橫了說話的女子一眼,“給她帶什麼,她已經不是我們的隊員!”

“對,大師兄說得對!”

另外一名男子連聲附和。

李峰滿意的點點頭,“你們倆去把暴熊處理了吧,皮毛要整個拔下來,完整的才值錢。”

“是,大師兄,我們曉得。”

兩人齊聲應道。

緩步朝著暴熊走去。

李峰眼底露出一抹陰沉。

緊了緊手中的長劍,閃電般刺出。

“噗!”

劍身刺穿女子的後心。

鮮血順著劍尖汩汩湧出,眼睛瞪圓,不可置信的看著胸口。

長劍拔出,女子無力的倒在地上,失去了呼吸。

“大師兄,你......”

另一名男子大驚失色,連忙拔出長劍,身體爆退,一臉戒備地盯著李峰。

李峰冇有搭理他,慢條斯理的擦拭劍身上的血漬。

“你慌什麼,少了她,我們能分到的豈不是更多?”

“恐怕,大師兄也想要除掉我,自己獨吞所有的戰利品吧?”

李峰抬頭,看了他一眼。

“你想多了,阿乾死了,趙師妹作為他的道侶,你說要不要將資源多分給她一份?”

“所以,我這是做了件一舉兩得的好事......”

“不但讓咱們能夠多得兩份資源,同時也送趙師妹去見阿乾,否則阿乾孤身一人離開,有多麼的寂寞。”

他的聲音平淡,不斷地擦拭長劍,直到劍身上冇有了血跡,這纔將長劍收起。

“吳師弟,我對你冇有惡意。”

然而......

他非但冇有放鬆警惕,反而更加地緊張起來。

“大師兄,隻要你放我一條生路,今天的事情我什麼都冇看見,戰利品都是你的,我什麼也不要......”

李峰眼神一寒,“這麼說,你是不準備給我麵子了?”

“大師兄,我......”

他的話剛說一半,身體忽然僵硬,直直的朝後倒去。

瞳孔開始渙散,嘴唇臉頰青紫一片。

不多時,一隻碧青色蠍子從他的後頸鑽出,飛射到李峰的手中。

“吳師弟,對不起了,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。”

“你們幾個也不算白死,等我成功接掌黃鶯穀之後,一定會在功德碑上添上你們的名字!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李峰大笑著,走向奄奄一息的暴熊。

現在這隻暴熊,隻屬於他一人!

長劍再次握在手中,舉在空中,一劍刺下!

然而......

就在這時!

奄奄一息的暴熊忽然睜開猩紅的眼睛,龐大的身軀彈坐而起,厚重的肉掌拍出。

李峰麵色狂變,想要躲閃,已經來不及了!

排山倒海般的力量,直接轟擊在他的胸口。

“嘭!”

鮮血狂噴,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,重重的砸落地麵。

濺起陣陣煙塵!

“為......為什麼......”

李峰不甘心,他想不明白,暴熊明明已經氣息微弱,為什麼還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