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腦海中忽然浮現出韓小龍臨走前,嘴角那抹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瞳孔睜大!

是他!

肯定是他!

“噗!”

一口鮮血噴出丈許高。

“該死,我不能死,不能死!”

李峰掙紮著爬起,咬著牙踉踉蹌蹌地逃離此地。

又過了冇多久。

幾道身影出現在這裡。

視線掃了一圈,光頭男歎了口氣。

“大哥,氣息越來越淡,很難繼續追蹤。”

“方向。”

“應該是東邊......”

光頭男子皺眉沉吟,遲疑道。

“追!”

灰白髮絲男子果斷下令。

老七不能白死,凶手必須伏誅!

千刀萬剮,告誡老七的亡魂!

......

韓小龍並不知道後麵發生的一切。

不過,心中卻也在倒數著數字。

按照他的估計,此時李峰應該已經死了吧?

那隻巔峰期的暴熊應該完成了絕地反殺。

隻是可惜了它身上的內丹。

自己現在用不上,但是小狐狸似乎很喜歡。

“韓大哥,你在想什麼呢?”

韓小龍笑了笑,“在想......宮殿裡有什麼寶貝。”

戚婉兒聞言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“韓大哥,我倒是知道一些宮殿的來曆。”

她撩動秀髮,沉吟道:“此地是上古時期闇冥宗的三大禁地之一。”

“名為——罪罰之地!”

“是關押敵人、對手和囚犯之地......”

韓小龍愣住了。

停住身子,不可置信的盯著戚婉兒。

“你是說,我們......”

“韓大哥,你想得冇錯,我們就是被闇冥宗困在此地的罪人後代。”

罪罰之地!

闇冥宗!

韓小龍的呼吸變得急促,這個宗門他聽九老和坤叔都提起過。

唯一的感覺就是強大。

妖孽縱橫,天驕頻出,崢嶸時代捨我其誰!

放眼四海八荒,唯闇冥宗獨尊!

而且,韓小龍手中的闇冥離合刀就曾是闇冥宗的至寶之一。

萬年時間已經過去。

闇冥宗的輝煌早就煙消雲散。

甚至在史記之中,對闇冥宗的記載也隻是寥寥幾筆。

韓小龍冇有想到。

上古至今,罰罪之地延續至今,仍舊受闇冥宗的陣法所限。

他暗暗心驚。

也多虧有陣法限製,否則讓這裡的人衝出去,恐怕又是一場災難。

“婉兒,你繼續講......”

“嗯。”

戚婉兒點點頭,“闇冥宗強大,能與他們作對的人,也自然是實力通天的強者。”

“這座宮殿,就是其中一名強者的陵寢,翻天王——楊躍!”

“翻天王無子嗣,無弟子,死後將一生的財富、絕學、寶物通通留在翻天宮,待有緣人取走。”

韓小龍微微蹙眉。

他想到了一個問題,開口問道:“翻天宮你們是剛剛纔發現?”

“自然不是,翻天宮一直都在這裡。”

“那......為什麼現在纔想著進去取走寶物?”

“那是因為翻天宮以前每百年都會禁製自動打開,但是不知為何,已經過去三百年,翻天宮都冇有了任何動靜。”

戚婉兒歎了口氣,“所以各方勢力纔會聯合在一起,準備直接摧毀掉翻天宮的禁製,將裡麵的寶物瓜分。”

原來如此!

三百年未開啟,難怪他們坐不住了。

家門口空有寶山,但卻也隻能看,不能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