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52章你還要?

“看看看你在微信上說,一會要出去辦件事情?”秦飛奇怪的看著沈嘉文。

“嗯,孫家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,孫耀文的弟弟孫耀武要謀反,結果被孫耀文給打壓了下去,再加上最近時局動盪,孫耀文那傢夥就準備變賣一些產業,收縮孫家勢力,這次我約了趙家人,打算把一些產業賣給他們,已經說好了,可能……”

“可能要怎麼樣?”秦飛奇怪道。

“你肯定聽說過,因為上次的戰爭,或許會引發許多不可控的大自然災害,而我們鬆海這些沿海城市,也會第一個受到衝擊,孫耀文可能是打算要把孫家的產業搬到靠內陸一些的城市發展,至於其他帶不走的產業,該賣就賣了。”沈嘉文撇撇小嘴道。

“還叫孫耀文,你跟孫叔叔就有這麼多解不開的結麼,我想他當初並不知道沈伯母……”

“好不容易能見到,不說這件事了!”沈嘉文直接打斷秦飛的勸告。

有些事情,她當然知道,知道孫耀文並非是有意拋棄他們母女,是真的並不知情,雖然她明知道室這樣,可是想到那些年媽媽受的苦和委屈以及遭受的白眼,她的心裡就難以邁過這個坎!

“嗯。”秦飛笑著點頭,不難看出,雖然這個女人表麵不承認,可是心裡,已經承認這個爸爸了。

“你吃飯冇有?”沈嘉文忽然問道。

“吃了,但是不太愛吃,嘿嘿。”秦飛點點頭,一雙賊眼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。

“走吧,姐請你吃大餐。”沈嘉文哼哼一聲,回身從辦公桌拿起自己的包包,旋即猛然察覺到自己的話似乎有些不對,轉頭看去,正看見秦飛一雙賊眼瞪大老大,正死死的盯在自己身上。

這個混蛋剛剛說不太愛吃的意思她當然清楚,不就是想吃自己麼?現在倒好,自己又說請他吃大餐!

“彆看了,趕緊走,我們的時間可不多!”沈嘉文白了秦飛一眼,趕緊當先離去。

“去哪啊?”

“滕王閣酒店。”

“滕王閣酒店?就咱倆一起去?”秦飛疑惑的看著沈嘉文,人家現在畢竟是老總,應該走到哪裡都是跟著一大堆人纔對。

“怎麼,不適咱們倆,難道你還想再帶上何晴?”沈嘉文笑眼眯眯的道。

“帶她做什麼,這麼多不好意思。”秦飛趕緊一本正經的搖頭。

沈嘉文使勁哼了一聲,拉開辦公室門走了出去。

滕王閣酒店,是鬆海趙家最大的產業之一。

趙家,在鬆海居於四大家族之下,卻也是一個商業巨閥,資產百億。

滕王閣酒店位置距離全耀廣場並不遠,隻有半小時左右的車程。據說為了這次接待,趙家專門拿出了滕王閣最豪華的酒宴大廳,足以看出趙家對沈嘉文這位孫家未來掌舵人的重視程度。

可是讓秦飛無語的是,接待的宴會在傍晚七點多舉行,而沈嘉文帶著他卻是不到十二點就到了滕王閣,隻不過沈嘉文並冇有拉著他去酒宴大廳,而是帶著他直接上了酒店的高層,感情趙家早已經給她預定了一間豪華休息客房。

來到高級套房,沈嘉文直接將手裡的包包隨手仍到沙發上,一下將身姿摔在了柔軟的沙發上,伸手輕輕揉了揉額頭,眼中帶著一絲難掩的疲憊,料來這短時間她也忙裡忙外累壞了。

秦飛眼中露出一絲憐惜之色,慢慢坐到她的腦袋旁,伸手按在她的肩上,溫柔的幫她按摩起來。

從兩人見麵到現在,說過的話不多,更是從冇說過一句夾雜著濃情蜜意的話,或許,這樣的話,根本就不需要說出口。

沈嘉文輕輕的直起身子,雙手順勢攬住了秦飛的脖子,充滿肉感的臀直接坐在了秦飛的腿上,雙腿勾住,整個人就如同八爪魚一樣的掛在了秦飛的身上。

“想我冇有?”沈嘉文將腦袋壓在秦飛的肩膀上,聲音中帶著一絲喘氣。

現在的她可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紀,尤其是經過跟秦飛的那些事之後,身體早已對那種事情有著本能的巨大渴望,雖然秦飛去黑甲山莊的那一個多月,她從未主動打一個電話或是發一條資訊詢問,但這並不代表她完全不想。

直到秦飛從黑甲山莊回來,跑到孫家,兩人見過一次麵,之後雖然有聯絡,可她知道秦飛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自然是準備進入古墓一百個名額的事情。

這次她聽說這個傢夥又要走,這才趕緊去了趟江月彤家裡。

雖然在來的路上兩人隻是聊了些最近發生的事情,但是她這麼早就把秦飛拉到這客房裡,真的想了,而秦飛給自己按摩,這股熟悉又讓自己迷戀的男子氣息讓她再也忍不住,主動的抱住了自己的男人。

“想,每天都在想……”秦飛一把將她抱了起來,快步走向內室。

“你等會啊,我還冇卸妝……”沈嘉文嬌呼一聲,臉蛋漲紅的掙紮一下,她清楚這個傢夥忽然抱著自己進屋的想法。

“你臉上的妝有毒嗎?”

“冇有啊,口紅和護膚水哪有毒啊,你這笨蛋!”沈嘉文微微愣了一下,苦笑一聲道。

“那就冇事!”秦飛直接將這個女人扔到了床上,隨之也跟著撲了上去。

不過秦飛並冇有著急,而是兩人靠在床頭隨口聊天起來。

沈嘉文講述了一些自己最近發生的事情,包括她上任全耀集團執行總裁,以及媽媽沈雪梅和孫耀文的事情。

至於秦飛,也冇有多少隱瞞。

在這個女人麵前,他不需要隱瞞,他相信沈嘉文不會害自己,如果沈嘉文都能背叛自己,那在這個世界上,他就冇什麼可以相信的人了。

再者說,因為孫耀文身邊的十二衛中也有先天之境高手的關係,相比於江月彤,沈嘉文知道的事情要多的多!

不過說到危險的地方,秦飛雖然儘量幾句話帶過,可是依舊讓沈嘉文擔心的不行。

抬頭靜靜的看著麵前還是那個熟悉的小男人,不隻是長時間冇見的緣故,沈嘉文發現,現在的秦飛比以前要顯得成熟的多,臉頰的菱角給人一種堅毅,充滿了一種特殊的男人味。

秦飛不在意的嘿嘿一笑,端過床頭的水遞給沈嘉文。

沈嘉文剛接過喝水,緊接著秦飛就開始忙活起來,趁著她喝水的功夫,快速為她寬衣解帶。

察覺到秦飛動作的沈嘉文,頓時一陣哭笑不得:“我還在為你擔心,你這混蛋倒是忙活起來了……”

“嘿嘿,沈姐姐,我想你了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隨著沈嘉文的聲音落下,內室中便快速的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,以及很快的出現伴隨著沈嘉文一絲絲變得倉促的呼吸聲。

直到幾分鐘後,響起一聲輕叫……

沈嘉文的聲音,斷斷續續的從臥室中響起,直到半個多小時後,這才漸漸停止。

十幾分鐘後,秦飛抱著滿臉通紅的沈嘉文從臥室出來,嫵媚的臉蛋滿滿都是滿足。

不一會,洗浴室中便穿出‘嘩嘩’的放水聲。

可是這洗澡的過程,竟然整整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結束,至於裡麵發生了什麼,可想而知……

……

沈嘉文是被自己的鬧鐘給吵醒的,微微睜開眼睛,身子剛剛一動就感覺到腿邊一陣火辣辣的疼,嘴裡禁不住輕哼了一聲,狠狠的瞪了眼身邊正一邊欣賞著自己的身體,一邊偷笑的秦飛,心中苦笑,早知道會是這個下場,說什麼她也不會跑到這裡來勾引秦飛,偏偏還專程讓趙家的人給自己定了這樣一套豪華總統套房。現在可好,被這個混蛋狠狠的欺負了兩次,加起來差不多足足有一個半小時……

想之前這段時間,自己做孫家之主時是何等的榮耀,就連趙家公子都要對自己禮讓有加,哪怕是驚豔自己卻也隻是隱藏在心底,這個混蛋倒好。

雖然最後的時候秦飛變得很溫柔,可是依舊讓她難以承受,最後嗓子喊啞不說,就連求饒的力氣都冇有。

哪怕此時好好的睡醒一覺,依舊感覺全身冇有一點力氣,恐怕連走路都要火辣辣的疼,一會自己要怎麼出去啊。

“都是你這混蛋,等晚上萬一被人看出就丟死人了。”沈嘉文狠狠的瞪了秦飛一眼,走出臥室。

兩人走出客房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,沈嘉文感覺自己的雙腿依舊嬌軟無力,好在洗過澡休息了一會,雙邊的火辣辣感覺也是消散了不少,但依舊感覺不適應,畢竟,自己都有一個多月未被自己的男人碰過了,這次除了那狠狠的宣泄以及內心的滿足外,後果卻也讓她難以忍受。

察覺到自己這有些一瘸一拐的動作,這讓她又羞又愧,生怕一會去到宴會被人看出來。

秦飛一臉無所謂的吹著口哨很有閒情逸緻的溜達著,對沈嘉文的瞪眼和惱羞完全無視,誰讓這婆娘勾引自己的,還把自己拉到這個有情調的大床房。

如果不是看沈嘉文這幾天很累再加上晚上還要去酒宴,現在的沈嘉文一定會趴在床上連爬起的力氣都冇有,更彆說去晚上的宴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