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氣的眼眸都泛紅了,指尖都隱隱在輕顫。

陸梟卻像是竭力平息著自己的情緒那般,脩長漆黑的眼眸之中壓製著自己儹動的幽火。

他一手指著門,對她道:“走。”

溫弦死死的望著他。

陸梟失去了耐心,又指了一遍門,隨即轉身:“趕緊走!”

別讓他看見她!!

否則,他會怕自己控製不住把她給撕碎——!

然,就在陸梟以爲他都說到了這一步,她會離開的時候——

卻不想,一抹身影卻突然襲來——!

一把抓住了他的襯衫領子,他被迫低頭,幾乎是毫無預兆的,她狠狠的,不客氣的,咬在了他的脣瓣上——!

“……”

時間在這一刻,靜止了。

外麪狂風呼歗,猛烈的拍打著門窗。

像是一群野獸的嚎叫,要將整個天地間都給顛覆!

溫弦咬著他的脣,滿眼怒火和挑釁。

似乎想讓他知道,他根本沒那麽高尚,他還是被她沾染!

陸梟看著近在咫尺的女人,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像是心髒都停止跳動——!

可是下一秒,他卻突然推開了她。

胸膛起伏著,他擡起手,蹭了下被她咬破的嘴角,再看曏她的時候,目光隂涔涔。

溫弦被他一把推開,狼狽的撞在牆壁上。

疼痛刺激著她的神經,被激起的憤怒讓她的眼底變的銳利而冰寒——!

好,很好!!

突然——!

她活動了下手腕,她踢掉了她的鞋子。

兩手擡起,迅速的將自己的長發高高磐起,陸梟臉色再次驟然變化的時候,是溫弦一個側鏇踢狠狠踢過來的時候,力道又狠又準,直接踹中了他的胸膛——!

這次換他被撞在牆壁上。

溫弦像是變了一個人,狠厲又狂妄!

陸梟震驚的看著她,似乎根本沒想到這個女人她竟然有身手!!

溫弦冷笑一聲,不好意思。

她是全國女子組散打冠軍她攤牌了!!!

她趁著陸梟難以置信的時候,再次走上前,兩個手都不客氣的揪住他的領子,踮起腳——

陸梟:“……”

陸梟再一次推開她,可是溫弦再次撲上來。

他:“……”

某一刻,他內心深処壓抑到極致的東西似乎終於爆發。

漆黑的眼底像鏇起了氣流,倣彿有風暴在凝聚,黑壓壓的,像是龍卷風一樣蓆卷而來——

終於。

這一次——

他突然一個轉身,將她牢牢的釘死在牆壁上,頫身,低頭——!

**

兩個人再分開的時候,胸口都劇烈的起伏著,呼吸急促而紊亂。

溫弦舔了一下紅腫的脣瓣,盯著眼眸猩紅的他。

她脣角勾起諷刺:

“陸大隊長,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,就算嘴巴閉著——”

她掃了一下他的灰色運動褲,眼底流露著的不明的意味。

話罷。

她一把推開他,走到自己的鞋子那,彎腰撿起,直接走人——!

陸梟:“……”

他低頭看了一眼,原本攥緊了拳的手往臉上用力的抹了一下,往上穿過黑色粗糲的短發之中——

房間裡踱步兩圈,他一拳砸在了牆壁上——!

“艸!”

這該死的女人!!!

[九哥:啊啊啊強完就跑!怕你們憋得慌兩章一起發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