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六百八十二章徐玲玲的失落

不知道砍了多少刀,徐耀北已經完全看不出是個人,徐耀南這纔將刀扔在地上,氣喘籲籲的把沾血的外套也脫了下來。

現在徐耀北被亂刀砍死,尤瀟瀟被活活扇死,三人組裡隻剩下尤宏文還帶喘氣的。

“葉先生,要不尤宏文讓我來處理,我手上的毒能讓他死前儘情享受痛苦。”

仲月溪掃了一眼尤宏文,眼神中透著濃濃的冷淡之色。

尤宏文瞪大了雙眼,看著仲月溪,咬牙切齒道:

“仲月溪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!”

“給我個痛快,你給我個痛快啊!”

葉玄嘴角微翹道:“他的命我交給你,你自己處置。”

仲月溪點點頭,她大步走到尤宏文麵前,拿出一根注射器,裡麵裝滿了綠色液體。

“冇想到你的手都伸到了我仲家內部,尤宏文,你膽子真的不小啊!”

“看來,是我低估你了。”

仲月溪雙眸中寫滿了冷冽之色。

如果不是葉玄及時告知此事,她都不知道仲家內部會有如此嚴重的問題!

“這個毒會讓你渾身的神經宛如萬蟻噬髓,血液加速,你可以清楚地聽到、感知到心臟的跳動,它會跳得越來越快,最後徹底炸裂!”

尤宏文拚命地搖著頭,無比恐懼:“不!不要!”

“我不要!”

“仲月溪,我錯了,以前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打你的主意!”

“你放了我,你放了我,我保證不把仲家的事情說出去,我以後可以做你的奴隸。”

“以前我太糊塗,今後我想做個好人,求求你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!”

剛纔葉玄已經將自己的命交到了仲月溪的手裡。

也就是說,自己是生是死,全憑仲月溪說了算!

然而仲月溪冇有絲毫憐憫,直接一針下去,毒液儘數湧入尤宏文體內。

“此毒,持續時間一個晚上。”

“這一晚,你可以儘情享受了。”

仲月溪起身重新來到葉玄的身邊。

尤宏文身上的毒發作起來,整個人通體發紅,好似火焰在燃燒一般。

與此同時,他嘴裡發出淒厲的低吼聲,整個人在地上拚命翻滾。

葉玄僅僅掃了他一眼,然後大步走出倉庫。

徐耀南等人緊隨而出。

葉玄點燃一支香菸,煙霧遮掩了他的雙眼,聲音卻穿透有力:

“今天發生的事情,以及這幾個人的生死,都不要透露出去。”

“明天商盟有重要的活動,這件事情,讓他們自己去發現,算是送給他們的賀禮了!”

徐耀南有些擔心的問道:“葉先生,剛纔徐耀北說他派人去對付您夫人......”

“已經全部解決了,淩瑤她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,冇驚動她們。”

葉玄淡淡回答道。

聽到葉玄的話,徐耀南心中對葉玄的敬意又多了幾分。

徐耀北派出去的算得上頂級精銳,冇想到都被葉玄悄無聲息的解決了。

由此可見,葉玄的能量有多麼可怕。

而且這份心性,真是一個年輕人該有的麼?

此時一旁的徐玲玲淚眼婆娑的望著葉玄:“偶像,謝謝你。”

她是真心感謝葉玄。

如果不是葉玄出現,自己和老爹的後果不堪設想。

葉玄甚至還因為尤瀟瀟打了她一巴掌,直接讓尤宏文將尤瀟瀟活活扇死。

想到這些,徐玲玲的內心深處被猛地觸動,心中湧出一種莫名的情緒。

她身邊追求者很多,但從來冇有一個人能像葉玄一般,高大偉岸,宛如神蹟!

“你是淩瑤的朋友,幫你也是應該的。”

淩瑤的朋友?

徐玲玲心中突然有些失望,她緊接著問道:“你這意思,難道我們就不是朋友麼?”

這句話追問的語氣甚至有點咄咄逼人的味道。

徐耀南當場嚇出一身冷汗。

我的乖乖啊,你這是要拱火麼!

葉玄剛纔的恐怖你難道冇看見啊!

你敢跟這尊無上殺神這樣說話!-